第八日的蝉

我仿佛又回到了记忆中那个蝉声明媚,黑夜和白昼来的一样漫长的夏天。

当耳边传来刺耳的铃声时,我才从睡梦中惊醒,睁了睁疲惫惺忪的眼睛,兄弟大发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说:“你小子,昨晚又熬夜复习了吧。”我站起身,伸了一下懒腰,揽过他的肩膀说:“走,打球去。”炽热的阳光照耀在我的头顶,温热的空气顺着我的脸颊与汗水并肩挥洒,脚底的暖流随起伏的摆动而蔓延至全身,操场上不时传来阵阵尖叫和加油声,连从旁经过的老师们也会看看阳光下奔跑着跳跃着的我们,感叹一声,年轻真好啊。我拿手半遮着眼睛望了望无边的天,又抹了把额尖的汗,朝着不远处观看的人群中瞅了瞅,大口大口呼吸着这短暂欢愉中的畅快,是啊,年轻真好。

晚自习时分,班长同往常一样从办公室里拿来了厚厚一摞的试卷,在高考的最后一个月里陪伴我们最多的就是这些充斥在整个教室的书桌里、讲台上,甚至是垃圾桶里的浓浓的油墨味,它们仿佛是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感,牢牢的禁锢着服务于高考的我们。拿到试卷的大家又一次开始奋笔疾书,时间同空气都静止在这与试卷摩擦出沙沙的笔触下,打破这份宁静的是窗外忽然传来的蝉声,漆黑的窗外蝉声此起彼伏,估计是蝉也被这燥热难耐的夏天折磨的苦不堪言于是开始拼命的叫嚷以寻求精神上的解脱。可我被这声音搅得心烦意乱,做不进去题,心里便小心翼翼的盘算起离高考快要结束的日子。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几架风扇因为快速的转动导致整个扇身都显得摇摇欲坠,我曾经一度以为它会在某个我们不经意的瞬间支撑不住而支离破碎,可是一直到毕业,我也没能等来那天,这像极了在高考前苦苦挣扎的我们,被即将来临的考验折磨的身心力竭却依然选择跟自己输死一搏。缓缓地一滴汗水从颈项流经我的胸膛,一股刺激着神经末梢般麻酥酥的感觉唤回了我的思绪,我抬起了头,偷偷的把眼光放到讲台上的舒身上,明亮的灯光衬得她干净的皮肤愈发白皙照人,炎热的天气并没有使她放下手中挥舞的笔,只是脸上逐渐升起的红晕让她觉得不舒服,不时地拿草稿本扇了扇风,我知道她在做不出题的时候有啃手指头的习惯,像个小孩子着急时候的模样,微蹙着眉头,嘟哝着嘴,看着看着我不禁抿嘴笑了,突然,讲台上的她像是与我有心灵感应似的也抬起了头,四目相对的刹那,我竟有一种好容易隐藏的小心思被见光的羞赧,直直的垂下了头,再不敢看她是否有发现。

次日,班主任老冯招呼我们去拍毕业照,大家竟然都争先恐后地挨着老冯站,老冯一边笑得合不拢嘴一边骂我们,:“这帮小崽子平日里见我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如今要毕业了想管也管不了,就让你们在这最后的日子里嚣张嚣张吧。”大伙儿都开心的找位置合影。我注视着舒的背影,注意着她站在哪里,就悄悄地挪到她身后,大发实在看不过去了,“这眼看着就毕业了,你还想等到啥时候才表白啊,瞧你那怂样,到底在害怕个什么劲,再不说兄弟我可就帮你说了啊!”说完一副蓄势待发的气势。“别别别,怎么好意思让兄弟你来…”话还没说完,摄影师已在朝大家喊道:“孩子们看镜头啊,笑啊,你们可是祖国未来的娇艳的花朵啊是不?”大家都被摄影师逗笑了,那一刻,每个人的面孔都被定格在了时间里,那样难忘的夏季里的青春。

自习。大家都注视着门口等待着试卷的来临,却不想等来了老冯的出现,老冯站在讲台时我清晰的看到老冯头上竟已白发横生,可我还没来得及多想,老冯就发话了,“孩子们,这是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最后一段日子了,虽然这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这期间对你们中的一些也是打也打过,骂也骂过,但希望你们也莫要介怀,我也是拿你们当亲生儿女一样。马上就要分开了,你们心里可能也会很舍不得,这三年来积攒的什么小情绪啊小秘密什么的,今晚我就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大胆表白啊,莫要错过了,毕竟一家人也不用藏着掖着,抓紧机会啊!” “哇!老冯万岁啊!”全班都开始欢呼,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欢乐给懵住了,与我隔着一排坐的大发向我使眼色说:“老冯都给咱们机会了,真是天上掉馅饼啊,你丫还不赶紧!”我看着兴奋地停不下来的每个人,有闺蜜与闺蜜坐到一起开始互诉衷肠的,有跑去老冯那跟老冯聊这三年的,还有男生趁着这机会找心仪女生表白心意的,我却开始紧张的冒汗,我看了一眼舒,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似乎在写些什么,我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找她,纠结看着她我该说些什么,我觉得一切都变得复杂了,我甚至对老冯这么直接的做法有些生气,因为他让我不得不直面自己的懦弱。就在我还在犹豫不决瞻前恐后的时候,下课铃响了。我喘了一口气却又无比悲伤的摊坐在椅子上,像是刚刚劫后余生,脸色苍白,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面前经过,一张被叠得整齐的纸条落在我的桌面上,我的心脏大概停了一拍,惊喜之余又带着惶恐的心急忙把纸条揣在了兜里。夜里回到家,我才紧张的掏出纸条,上面是舒用她娟秀的字迹写的:听说,蝉一旦出土到地面只能活七日,但有些蝉却能活到第八日。第八日的蝉,身边的伙伴都不在了,她或许会觉得孤单、寂寞,但也只有耐得住寂寞活到第八日的蝉才能看到别的蝉无法看到的。希望我们大学再见。再后来发生了什么,我都已经记不清了,只是突然间我的世界里莫名其妙涌进了无法言说的力量,就是那股力量支撑着我直到高考结束。

“叮——”屋里一声清脆的零点钟声把我从黑暗中惊醒。我点开了眼前的电脑,屏幕上还保留着之前没写完的文案,桌上是一张图案精致,小巧却又不失大气的一张请帖,新娘的名字是舒,我苦笑一声,原来竟是做了一个梦。远处传来鞭炮燃烧空中的声音,传递着喜悦。我才想起今天又是一年一度高考的最后一天了,耳畔又仿佛传来了那熟悉又悦耳的蝉鸣声。此刻又一批高考完的孩子们应该如释重负的正在狂欢了吧。年轻就是好啊。不知他们是否也曾感受着力量的支撑。是否也像我现在一样,一样在感叹着,年轻真好。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9月10日22:38:20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散文随笔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再次遇见逸,已经是距离分开十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将近除夕。我和丈夫为了给家人添置一些衣物过年,大晚上的还在一间间商店中逛进逛出。寒冬腊月还下着雨,街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小汽车,过往行人却不多,像我...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散文随笔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语句优美顺畅,文笔平稳细腻,感情细腻,通过优美的文字表达出对于书籍文字的热爱,从而让我们意识到没错,那就是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双手合什 散文随笔

双手合什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双手抵着胸口,低下头,深深的弯腰。浅度的,深度的,再深一点,再一点,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因何,却不得而知! 国庆假期,原本...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散文随笔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仰望天空是飘荡的白云、碧蓝的天,俯视大地却叶落花枯,就好比如在夏风凉时的我,那般快乐阳光,到了秋风寒却在煎熬的孤独中依靠仅有的零散回忆撑过了过来。如今已是冬风刺骨与春风风人的季节交换。 夏天离别时,还...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