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爱

    “独孤总裁,请问你可以给我们说说最近盛传的您和我们的现任天王欧若轩的‘感情’吗?”一个看似刚大学毕业的记者问道,众人都一副看白痴似的看着他,这是誰?这可是帝天的CEO大名鼎鼎的独孤总裁,任是他们的老班来也不敢这么直白的问,唉╯▂╰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混账!你们给我把这个孽障给我叫回来!”独孤老宅里老爷子被气得火冒三丈,将手里的报纸往桌上一扔,便跌坐在沙发里。

    “爸,爸,您消消气,消消气,我这就叫小熤回来!”独孤熤的爸爸急急的去拨通独孤熤的电话。

    “喂”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混小子,你还不快给我滚回来!!爷爷都被你气病了!!你给我快点啊,我先去看看你爷爷!”独孤凌峰狠狠的将电话一挂,笑了一下就朝老爷子走去。

    “爸,爸你别急啊,来先吃药,我已经打电话叫那小子回来了,他现在在外面应酬呢,等一下就来了。”他转身在妻子手中接过药,递到了老爷子面前,老爷子接过药仰头就吞了下去。

    “这老头……”独孤熤在独孤凌峰挂了电话后拿着手机无奈的笑道,那语气分明是再说让他可以天黑之前回去。

    “总裁,回老宅吗?”

    “不,先去莞院吧”他得去看看他,那家伙肯定又在角落里自责了。不过这次实在蹊跷,他们不过是一起在东悦酒店一起出来而已,怎么会传出他们有龙阳之好?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欧若轩12岁那年欧家破产,欧父欧母也在回家的路上出车祸双双辞世。独孤家与欧家是世交所以独孤家收养了欧若轩,而欧若轩一度的忧郁,不愿与任何人交流,只愿和独孤熤谈心,后来一个月后欧若轩的忧郁症竟然就好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好的,只知道跟独孤熤有关。

    “好的”司机调转车头向莞院驶去。

    独孤熤身边的人都知道,当代小天王欧若轩是他最看重的人,当然独孤家的人也知道。两年前他们也被传过一次,地点也是在东悦酒店,那次之后一切消息都被封锁,最后欧若轩搬出了独孤老宅。此后大家虽没人再议论,但那只是表面的,其实从欧若轩搬出独孤家就知道这里面大有文章。

    “我在门口,出来吧”欧若轩也是刚搬来莞院的,所以独孤熤也没钥匙。之前的住所早被记者团给侦破,而欧若轩因为那件事后极度的没有安全感,再加上记者团的骚扰,所以他们习惯了用电话。

    “来了”欧若轩很快的开了门,与独孤熤不同,欧若轩是那种暖暖的阳光暖男,而独孤熤却是冷冷的冰山美男。二人风格迥异看起来却又相得益彰。

    “没事吧?”他关心的看着他,怕他受外界的影响。

    “没事,还是老样子?”他举着加奶的勺子问他,独孤熤笑着点头。看来是没受什么影响才对,笑起来还是有两个小酒窝。欧若轩有个小怪癖,那就是在不开心的情况下笑的话就不会有小酒窝。

    “看来你没事,不过天王也不是白当的,这点抗压能力也应当有,我先回去了,爷爷找我呢。”他笑着喝了一口他端过来的咖啡,又放下道。也只有在欧若轩面前,独孤熤才不那么冷。

    “嗯,去吧”自始至终欧若轩也没说什么,他知道老爷子不喜欢他,而且外界穿得也不对,不是他们有龙阳癖,是他有,是他一直喜欢独孤熤,独孤熤不喜欢他,他只是对他好而已!

    “拜拜”

    “拜”

    他站在门口看着独孤熤的车开走,一直到消失在大院的尽头。然而他们都没注意到的是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的草丛里,一个隐秘的摄像头,拍到了独孤熤为欧若轩扑掉头上杂物的照片,当时两人离得很近,而且身高也差不多,再加上有意的特写,看起来就像独孤熤在吻他的额头似的。

    当晚独孤熤回家向老爷子解释了一番,老爷子才作罢。

    他回到房里,翻出来这些年和欧若轩的合照相册,一张一张的翻看,其实当年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当时气急说了一句你要是再不好起来,我也不要你了。后来那个笨蛋奇迹般地就好了,而且每晚都要和他一起睡,,,,,,独孤熤陷入回忆,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几点睡的,只知道第二天是被李妈给叫醒的,说是老爷子又找他。

    “爷爷,又怎么了?”他一脸沉着的看着老爷子,看旁边的父母不停的眨眼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了,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你昨天是怎么给我说的,还有你昨天说去见客户了,你见的客户就是他?”老爷子将今天的报纸砸在了他的脸上,他淡定的拿起来一看,上面竟然他昨天出入莞院,还有替他拿东西的照片,从借的位来看竟像是亲吻照。标题是独孤总裁莞院会天王,关系不言而喻。

    “莫须有的是,我昨天确实是去见他了,但是事情不是这样的”

    “好,你说不是这样的,那你说你是不是真如报纸上写的那样真有龙阳之好?”

    “我没有”

    “那就证明给我们看”

    “怎么证明???找几个女的来,当面给你证明??”

    “哼,这到不用,一个月后和肖氏集团的千金肖雅结婚”老爷子一锤定音,像是早有预谋。

    “必须要?”他皱眉,这些年来他还从未想过要找伴侣。

    “必须要!”老爷子斩钉截铁道,对方是他多年老友的孙女,很放心,而且女方还是留美博士,很适合!只要结婚消息一放出,谣言自然就不攻二破了!

    看老爷子这样坚定,他没再说什么,一切都像是早有预谋似的,就算老爷子今天不提,总有一天他也会提,而且是一定要他同意,答应虽是答应了,只是心里怎么那么难受呢??他站在阳台上,一个人喝起了酒。

    “喂?”

    “我是独孤熤”

    “我知道,喝醉了?”

    “应该吧”他迷迷糊糊道,那头的欧若轩却是笑了,这家伙,只有喝醉了才这样可爱。

    “那就是喝醉了”

    “嗯,算是吧,我要结婚了”鬼使神差的,他说了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只是觉得说了以后更加的难受了。

    “你说……你要结婚了?”他不可置信道。

    “是!爷爷……嘟嘟嘟”他话没说完他就挂了电话,欧若轩靠着墙滑坐在地上,明明知道早晚会有这天的,在真正来临时仍是难以接受!!!之后的日子里,独孤熤仍然是每天早出晚归,天王欧若轩也很少出幕,整日的呆在家里喝酒,独孤家却是一片喜庆。老爷子打算将他们的婚礼现代和古典相结合。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还有三日,就是独孤熤大喜的日子了,而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却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确实有龙阳之好,因为他发现他是爱欧若轩的,所以……

    “爸,这个婚我不想结了”他找到独孤凌峰,他知道他爸一定会帮他的,因为他们早就知道欧若轩喜欢他,而且他爸也不反对!!

    “臭小子,再过两天你就结婚了!!你确定??”独孤凌峰笑着看着他,这小子看来是看懂自己的心了。

    “确定!”他坚定的点头。

    “那好,我帮你”之后的一切全被独孤凌峰搞定,包括老爷子,但婚礼却没取消,一切照常在老宅进行。

    “不行,独孤熤,我不能忘了你,所以我应该尽力一博的,哪怕这爱不被世人所认同!!!”在连续瘦了十几斤,之后欧若轩还是决定去为自己博一次。

    “新娘,你愿意……吗?”神父在郑重的宣誓,可独孤凌峰和独孤熤却是急死了,这个笨蛋怎么还不来啊!难道他没收到他让人送的信吗?

    “新郎,你愿意……”

    “他不愿意!”神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这个笨蛋终于来了!独孤熤暗喜。

    “独孤熤……”

    “你怎么才来!!”欧若轩话没说完独孤熤就冲上前去抱住了他。

    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一切,欧若轩完全愣住了,独孤夫妇高兴的看着他们,老爷子恶狠狠的看着独孤夫妇,他俩用眼神示意,老爷子看着门外李妈带过来的孩子,和独孤熤一模一样,是独孤熤的孪生兄弟,因为先天缺陷所以在美国治疗,现在好了,回国了,这样老爷子就不怕独孤家无后了!!!

    “大哥,二哥,该换你们去美国了,少年走到二人面前道”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21日21:08:05
    禹王台的樱花 心情日记

    禹王台的樱花

    周末我睡前没有设置闹钟,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满屋子的春光。一绺绺金丝银线一样的春光在我眼前闪耀。我躺在床上盘算着如何度过这个灿烂的春日。去广场上放风筝,去城郊的草莓园采摘鲜草莓,还是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打...
    我愿为你夜夜执掌青灯,只为照亮你来时的路 心情日记

    我愿为你夜夜执掌青灯,只为照亮你来时的路

    阳春三月,烟雨霏霏。 周末还是那么阴冷的天气,广州一夜间回到冬天,而我似乎也有些松怠,一连几个晚上没有开电脑敲文章。 前几晚看到一封信,心里忽然觉得其实有些话只要刚好打到你的心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太大累...
    那些发生在我身边的校园暴力 心情日记

    那些发生在我身边的校园暴力

    今天看到一个很震撼的新闻,三名男生为了让班里某个女生出洋相,在她的杯子里下“春药”。直到女生家长决定要报警前,老师一直觉得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而班里同学的反应是“她真的要做到这么绝?”“她太毒了”“她脑...
    我是一致七星瓢虫 心情日记

    我是一致七星瓢虫

    生活就是个巨大窟窿,最后把自己青春耗尽了也无法填补那个缺口,就算整夜整夜失眠也不能通透,就算头昏脑胀到爆裂也还是于事无补,索性就在夜里驰骋就在窟窿里打转,搞不清方向也辩不明前路,大概景也还美人就走了。...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