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下的那口老钟

  • 91

柳树下的那口老钟

(李英君)七十年代中期,那时连队还没有广播,人们上工、连队有什么事,都是靠敲钟来通知。上班时间敲钟固定了,除了这个时间以外,一旦钟声响了,人们都会自觉地来到大树下,听连队宣布什么事情,或是听敲钟人的吩咐到连部开会。

记得我们连队的那口大钟,被牢牢地拴在一棵粗壮的老柳树的枝杈上,这棵柳树在连部后边约200米处,柳树左前方一个大深坑,长有50至60米,宽有20多米,里面长满了杂草,不知什么原因,这一片就只有不到10棵树,独这一棵最粗壮,我们小孩要两个人才能抱拢。那时连队有什么事情,都靠这口钟传达。敲钟的是连部的警卫一个姓孟的叔叔,据大人说是因为孟叔叔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照顾他才让他当警卫。

那口钟是铁做的,用铁锤子敲时,声音洪亮且悠长,能传出很远。敲钟后,人们都自觉地聚拢到大树下,听连长或指导员安排工作,在人们的眼里,钟声就是命令。

有次,一个调皮的男孩爬到树上,取下铁锤,当当当敲响了钟,而且是在上班时间,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从田野里,从各个工作岗位来到了柳树下,当聚集了部分人的时候,连队王指导员也匆匆忙忙的来到柳树下,他茫然地看着大家,大家也都疑惑的瞅着他,听说后来待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不仅他父母被连队训斥,他在学校也遭到了批评,调皮的男孩子们都被父母警告:再动那口钟,就把你送到劳改队里去。从此后,再也没人轻易的动过那口钟,柳树下的那口钟显得很神圣,很庄严,被我们认为是权利的象征。

夏季,柳树枝叶繁茂,翠绿的树叶厚厚的围着那口褚红色的老钟,秋收季节,正是各种农作物收获的季节,洪亮的钟声便不时的响起,那时每收一块地的作物,几乎是全连队的职工在一起,黑压压的一地人,场面可壮观了。到了冬季,钟声一响就预示着人们该到连队俱乐部学习了,男人们抽烟,女人们纳鞋底、打毛衣,相互调侃,坐在烧的暖烘烘的房子里学习、开会。冬季,每下一场厚厚的雪,我们上学路过柳树时,就看见一条清扫的干干净净的、歪歪斜斜的小路,从连部门口延伸到柳树下,我们知道:这是勤快的老孟叔,赶早清扫的。

后来,就安装了广播,只要广播一响,人们端着饭碗,边吃边听。

柳树下的那口老钟就这样慢慢淡除了人们的视线,也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了,久而久之也被人们遗忘了。

继续阅读
小鱼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13日22:11:32
散文随笔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再次遇见逸,已经是距离分开十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将近除夕。我和丈夫为了给家人添置一些衣物过年,大晚上的还在一间间商店中逛进逛出。寒冬腊月还下着雨,街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小汽车,过往行人却不多,像我...
散文随笔

双手合什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双手抵着胸口,低下头,深深的弯腰。浅度的,深度的,再深一点,再一点,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因何,却不得而知! 国庆假期,原本...
散文随笔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仰望天空是飘荡的白云、碧蓝的天,俯视大地却叶落花枯,就好比如在夏风凉时的我,那般快乐阳光,到了秋风寒却在煎熬的孤独中依靠仅有的零散回忆撑过了过来。如今已是冬风刺骨与春风风人的季节交换。 夏天离别时,还...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