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

  • 51

七十年代,我们一帮孩子放学后、星期天,凑在一起跳皮筋、翻骨子、踢沙包、跳房(在地上画几个格子,名曰过关)、一群人倒立、藏猫猫,玩的项目真叫多,且常常忘记回家,忘记吃饭。每每天将黑时总能听到妈妈们细长间或夹杂怒气的喊声“小梅,回家吃饭了……”“二妮,还不回家吃饭……”

除了凑在一起玩耍,我们最大的乐趣还有看电影,那时盼电影成了我们的梦想,因为放电影有时间限制,每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才轮到一个连队一次。放电影前连队会用广播提前通知,每当大喇叭里传出连队文教“职工同志们请注意,今晚连队放电影,请大家做好准备”的声音时,不仅我们小孩子,就连大人们也异常兴奋,下班后,会早早做饭,而我们也会以比往常快很多倍的速度做完作业,吃完饭,我们会搬上小木凳、小椅子早早去占位置,而父母就会在家炒瓜子、炒花生,等放电影前揣上热乎乎的瓜子、花生来找我们,边吃边看。

夏天放电影都是在外面,一般在连队大礼堂后面的一面白墙上。占位置有时去的稍微晚点,已经有很多人摆上凳子,画上圆圈,把自家人的位置站好了,我们只好另找合适的地方,摆上凳子,画上圆圈后再疯跑着去玩。甚至有吵架、打架的,看着各式各样的木凳、椅子,地上画着的大小圆圈,满场地疯跑的孩子们,场面很热闹,也很有趣。

每当看见放电影的叔叔的车从连队中心路下来的时候,不论孩子们在干什么,都会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噢,来啦来啦”,然后一窝蜂的涌上去,有时那位叔叔的车只能慢慢的开过来,刚一停下,热情的孩子们已经等不及的爬上车帮着叔叔往下卸东西,有些年龄大的小伙子,很熟练的取出幕布自觉地去挂在墙上了,铁箱子搬不动,会有很多手合抬,有些挤不上的孩子,也会伸长了手,相互推推搡桑的走,哪怕只摸个边,也是一付很神气的样子,根本不用叔叔动手,早就放到合适的位置了,只等电影叔叔支架子了,那时一圈光脑袋围着电影叔叔,有些还很老道的说“站远点,站远点,碰坏了你可赔不起”,说着别人,自己的脚却不自觉地往前靠。一切准备好了,天一黑,电影的光束照在幕布上,再多的人也自觉地安静了下来,等到电影开演时,底下黑压压的人群里,没有人讲话,只听得噼噼啪啪嗑瓜子的声音,如有人讲话,立即招来周围人的呵斥“别说话”,立马就没有人说话了,都安安静静的看电影了。那时正式放电影前,放个宣传的纪录片,人们都会静静的观赏。

记得是1980年夏天,连队姓田的文教结婚,特意的包场请全连队的人看电影,开场前,当电影的光束打在幕布上时,连队指导员先说了些祝福和表扬的话语,说他们思想先进、不大操大办,节约简朴,是年轻人的榜样,祝他们幸福到老、早生贵子等等,然后新郎落落大方的牵着新娘的手站在了幕布前,众目睽睽之下,新娘显得羞涩、拘谨,新郎很大方,说他们感谢领导的关心支持,感谢大家的祝福,今后会努力的工作,为团场连队做贡献等等,说完他俩三鞠躬,赢得了大家长久的掌声。

他的这场婚礼,被大家美谈了很长时间。他们和我家住一排房子,当时还不到20岁,比我们大不了几岁,我们叫姐姐,说起时她还脸红,但语气中很骄傲。

现在,坐在电视前,频道几十个,坐在电脑前,想看什么就看什么,虽然频道多,节目丰富,但全然没有了那种全连队的人挤在一起看电影的乐趣。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12日12:08:32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散文随笔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再次遇见逸,已经是距离分开十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将近除夕。我和丈夫为了给家人添置一些衣物过年,大晚上的还在一间间商店中逛进逛出。寒冬腊月还下着雨,街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小汽车,过往行人却不多,像我...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散文随笔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语句优美顺畅,文笔平稳细腻,感情细腻,通过优美的文字表达出对于书籍文字的热爱,从而让我们意识到没错,那就是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双手合什 散文随笔

双手合什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双手抵着胸口,低下头,深深的弯腰。浅度的,深度的,再深一点,再一点,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因何,却不得而知! 国庆假期,原本...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散文随笔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仰望天空是飘荡的白云、碧蓝的天,俯视大地却叶落花枯,就好比如在夏风凉时的我,那般快乐阳光,到了秋风寒却在煎熬的孤独中依靠仅有的零散回忆撑过了过来。如今已是冬风刺骨与春风风人的季节交换。 夏天离别时,还...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