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杏花微雨

  • 184

“四郎,那年杏花微雨,你说你是果郡王,也许从一开始便都是错的”;看过《甄嬛传》的朋友,对这句台词并不陌生,自己喜欢其中,在深宫里慢慢坚强的女子,最后终了,给这个曾经爱过恨过的男人,一句真情告白,也许是生命最后的一丝情意,也许是对半生的托付的无奈感慨;终究还是这样,用一句错了,终结!

人生有几次这样的托付,若错了,错付了,谁可待得起,生命有多长,耐得起这般错了;从来是走过,回首之际,才感言,曾经交心的人,如今的形同陌路,不仅长叹,东水一去不复返,年华向晚,唯有梦里万水千山;花谢了,玉碎了,若能承欢相见,清心离别,那该多好!

一场杏花微雨的浪漫,添置了缘份,匆匆那年,梨花带雨,娇滴如玉,用最美的守望,叩响了遇见的门扉,开启了诗一样的相识;莞尔之际,只为倾心的一见,交了心,付了情,于是看云是云,看山是山;月下是梦的味道,踩着露珠晶莹的清喜,见那个深思的人儿,陌上绿茵悠悠,心底开了花般,婆娑起舞。

你曾经吹拂了一扇窗,微澜了一池春水为你修篱了一帧静好,绣下惊鸿一瞥,颠覆一座城池,只为与你秀丽一座园子;从此静许,仅有我们两个,渡桥边,合欢树下,时光对吟,月色添衣,净水洗面;清水漪潋痴痴目光,静静的,脉脉的,坐落在静默中,谈及那年那月,相遇时杏花微雨,相见时的清欢,相识后的欢喜,那样的日月,是美好的!

晚秋的天气,变得很突然,像极了,如今的心情,忽冷忽热;总是伏案,点点几笔,想写尽所有,但终归是,去了,走了,什么也未曾抓住,仅仅抓住了一袭的凉薄,一指瘦瑟......冬天近了,春天不会远了,是吗?我还是我,你是否还是你?这里,如一始终,不知你那里怎样?是否也是念想的天空?

唯愿,在这众字词里,沿着月光岸,温润素年锦时的一帘暖阳,让长满青藤的记忆蔓延,生花,收获;从此在细致的唱词里,理出闲窗增生的心曲,成文与否,然却用心至深,重温暖水暖山,捻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红舞霓裳,只为一人倾城倾国;就此闹了一季又一季,只是希望一曲唱罢,热衷的听众仅是你一个。

当最后的秋叶,在枝梢拂过,飘飘而下,也许风里飞舞的是这季的记挂,记念着旧年时,那窗满目明媚,纯纯的轻歌,和曾经的葱荣欢颜;这种根植了念的情怀,越发带着色彩,斑斓每处,忽而之间,便会萌发一些小情绪,黯淡着天空的云朵,往事的画墙,生生消瘦了几分,叶落,情阑珊,风几许,雨打窗,静静落成了一地的秋水!

那年,杏花微雨,盈香了两个人的记忆,暗香浮动,在恰好间,未必终老,记忆犹存,亦是最好;还是那个素颜安静的女子,辗转流年渡口,浅浅荡开一厢心苑;只许,旧年的你依旧,心念依旧错落有致在岔路口,不曾淡忘,不曾间断,这样的期许,一直纠结在午夜后的沉静里,时常把月言欢,独酌问天;能否,能否眷顾那个不忘初衷的人儿,一次花好月圆?

那年,杏花微雨,往事犹存,记忆犹新;不离不弃的执念,一直绕心,而行而息,不曾停歇,摇曳着温暖!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7日08:07:10
爱情散文

十二月的雪夜美

十二月,沿着合成的月光在雪地上映照着美,象雪白的延伸,月夜在低语;象融入美丽的地面上,一切清晰的记忆;象在间隔的梦里度量今夜的度数,我象走入摄氏度的雪野中,看到那一撮黑了的醒;象野草生长在空中,还象在...
爱情散文

佛前最美的莲花

偶然,我从一柱檀香的凫凫清烟中升腾,来到这个婆娑的世界,我虔诚的扣拜祈愿,只为来到尘世里修行。于是,我化身为佛前一朵最美的莲,落坐在佛堂前的莲花池畔,默默的散发着幽香,吮吸来自天地的甘露。望空灵,幽远...
爱情散文

千年等待,你不来,我不去

光阴若可以停留,指间的温度是否会暖心这千年等待? 做一场不会醒来的梦。—题记 繁华落幕,落英缤纷,飘落一地,熄灭的是昨日的一烛灯光,不过是沧海一粟;也许曾经辉煌繁华,也许一直平凡简单,步履蹒跚也罢,轻...
爱情散文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蹁跹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翩跹,一梦一个梦幻,一树一个菩提,几多爱的深许,都化成烟云袅袅。地老天荒的誓言,总是在梦里搁浅。风中的风絮,总在菩提树下烂漫,几多愁绪,几多愁,像在凡尘间摆渡,千疮百孔怎能祛除我心...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