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吗

忘了雨季,忘了油伞,忘了水墨江南,却忘不了那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

我清晰的记得,那是个下雨的午后,细雨沿着马路洒去,道路如同被感动般泪流满面,你我一左一右的走着,相对无言,不知为何?你突然转过脸来问我:“你爱我吗”?我听着这话,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当时的我还是个不经世事的懵懂少年,胆小且害羞,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有个人突然这样直白的问我,我停下来,满脸通红的看着你,紧握着双手,你看着我的样子一下子乐了,哈哈大笑的向前走去,背对着我丢下一句:“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初恋,就这样在戏剧和腼腆中开始了,年少的我们以为,只要每天能一起上学下学,每天都能在一起,那这样的爱情一定不会随时间变化,可我们并不知晓,来得太突然的东西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失去,有些人总会在时光中走散,而我们正好是其中之一。

女孩会长大,男孩也会长大,我们那如同过家家般幼稚的爱情,认为牵手都是大人才可以做的事地人,怎么会知道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之间的你情我爱,仅仅只是年少时的玩笑,或者是偶像剧看多了的一种幻想,总想着能有那么一个帅气的王子看上自己,或者有个美丽的公主倾心于你,总会傻傻的相信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一定在现实中真实的上演,于是,我们很荣幸的,来了一场说爱就爱的初恋。

玩笑的恋情,在记忆中带着喜剧的气息,每每想起,总会笑出声音,我们还会常常见面,只是彼此都长大,不再如当初般懵懂,对于当初的那场恋情,每次说起,你都笑到捧腹,你还对我说,当初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找个人谈情说爱,模仿着电视中的样子,其实当时自己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东西?

过家家一样的恋情,在时光中渐渐发黄,每每翻出,总会笑着把它拿出去晒晒太阳,青春懵懂的记忆,我不忍心丢弃在黑暗里,任凭它慢慢腐烂消失,我依然记得下着细雨的街道,每次经过,依稀会看见当初那个害羞腼腆的自己,也依稀记得,在哪个位置?你曾丢下一句豪言。

时光如水,残忍而又温和的抹杀着过去,那一卷水墨江南还在记忆中完美,街道上的油伞在穿梭的游人间显得如此的古韵古香,那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还在耳畔回荡,我总是在梦里笑醒,不知为何?或许那段滑稽戏剧的恋情仅仅只是玩笑的纯粹。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5日05:08:38
十二月的雪夜美 爱情散文

十二月的雪夜美

十二月,沿着合成的月光在雪地上映照着美,象雪白的延伸,月夜在低语;象融入美丽的地面上,一切清晰的记忆;象在间隔的梦里度量今夜的度数,我象走入摄氏度的雪野中,看到那一撮黑了的醒;象野草生长在空中,还象在...
佛前最美的莲花 爱情散文

佛前最美的莲花

偶然,我从一柱檀香的凫凫清烟中升腾,来到这个婆娑的世界,我虔诚的扣拜祈愿,只为来到尘世里修行。于是,我化身为佛前一朵最美的莲,落坐在佛堂前的莲花池畔,默默的散发着幽香,吮吸来自天地的甘露。望空灵,幽远...
千年等待,你不来,我不去 爱情散文

千年等待,你不来,我不去

光阴若可以停留,指间的温度是否会暖心这千年等待? 做一场不会醒来的梦。—题记 繁华落幕,落英缤纷,飘落一地,熄灭的是昨日的一烛灯光,不过是沧海一粟;也许曾经辉煌繁华,也许一直平凡简单,步履蹒跚也罢,轻...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蹁跹 爱情散文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蹁跹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翩跹,一梦一个梦幻,一树一个菩提,几多爱的深许,都化成烟云袅袅。地老天荒的誓言,总是在梦里搁浅。风中的风絮,总在菩提树下烂漫,几多愁绪,几多愁,像在凡尘间摆渡,千疮百孔怎能祛除我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