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迷影少女的初次相遇

  • 161

是的,我想我坠入爱河了。

我恋爱了四周半,异性敌人带来了非我所愿的痛苦,我不想再这样子了,所有关于女人、爱情、小女生的善变和反复无常,在这四周半里我深有体会,如果你只有十三周岁,四周半是非常漫长的。

在遇到她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而事实上,我在此前一直感觉只要女生跟你接触,一些倒霉的事就会接踵而来。

所以我从未和一个女生说过超5句话,一旦超过我一定会紧张得冒汗,以至于出糗。这是我不愿看到的滑稽场面。

她并不是大家眼中那种很美的女孩,眼睛很小,打扮也并非是其他男生所喜欢的那种芭比娃娃装扮。

遇到她那天是在电影院,对就是电影院一个所有爱情片都会出现的场景,虽然我对这些一向并不感冒,只是单纯的喜欢看电影而已。看得是一部紧张刺激的警匪片,我正为片中警匪的智斗捏一把汗时,旁边突然传来诡异的笑声。我出于好奇不舍地把目光离开银幕扭头往右边一看,一女孩正肆无忌惮地如百灵鸟一般捂嘴大笑。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天哪!你们知道吗?!她的笑美得好似北极熊与企鹅比赛谁吃得多,结果企鹅撑死后北极熊趴在地上那种邪不魅的笑;好似单身大叔在寒冬的深夜不怕扯蛋的疾走后,跑回家里把全身塞到有皮毯的桌子下后冷不俊的笑;好似【怦然心动】里女孩掀开窗帘看到男孩在她家院前为她挖坑种树时停下来与她对视的那种暖不腻的笑。

这种笑就是那种早已消失已久,流传在亘古传说中的纯,天然不施粉黛。

世上还有比她更美的女孩吗?我想我被一枚利箭击中无法自拔了。

此刻,我已经忘记且不在乎电影在演些什么了,满脑袋都是她。

她突然转过头看了我一下,我立刻转向银幕,心却扑通扑通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希望电影的声音能掩盖住我的心跳声以至不被她所闻。

电影很快结束了。

也许是那电影结尾醉人的音乐给了我勇气,第一次听懂了情歌呀(啊,是情歌吗?)。不管了,不能再等了,就现在,握紧你的手,像个勇士一样.是我鬼迷心窍了嘛,是我太唐突了嘛,是我吓到你了嘛,但,在很久以前(很久以前?),我就想这么做了!

“嗨,刚才看到你笑得很烂,这可是警匪片呀,怎么会如此开心?”

“烂?”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尽管之前已经深思熟虑了这么久,但还是说出这么愚蠢的话!“烂”?什么鬼话,天啊。

“噢…不…我是说灿烂的烂”

“哈哈,你可真可爱”

可爱…什么,我吗?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虽然今年只有13周岁半。

“嗯…好吧,你也是一个人来看电影吗”

“对啊,一个人看习惯了”

“不过总是一个人看电影,很孤独的吧。”

“荧幕上那么多人,怎么会孤独?而且找朋友这种事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说出如此富有哲理的话,她看起来年龄应该与我所差不远。

“哈,正巧,我也经常一个人看,那…下次一起看如何?”

我有点紧张了。

“嗯,好呀,我留手机给你吧”

如此顺利爽快?我竟有点难以置信。

“明天正好有【仙乐飘飘处处闻】点映,一起吧?”

咦?诶!明天!这么快?而且是点映,又是部冷门文艺片,并没有听说过,我以为我一向关注各种电影信息,还是败了吗?虽然很兴奋,但老妈这月给的零花钱刚好花完,我并不想割开我宝贝金猪的肚皮,它已经陪伴了我5年。然而,英雄难敌美人,对不住了。

“好呀,我正好也想看”

“那明天见~”

说完挑了下眉,朝我笑了下,便飘然而去。

我望着她的身影,像个老斑鸠一样呆立着。字典里还有比“明天见”更动听的词语吗?虽然我连她名字都未知晓,但她早已直触我心底。这天晚上是我第二次睡不着,上一次还是在8岁时看完【终结者1】的时候,但这次,我想是因为患上了相思症。我听着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心烦气躁,时间为何流逝的如此之慢?看着窗外的星星,再看看月亮,也有人是喜欢月亮的吧。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5日15:35:15
十二月的雪夜美 爱情散文

十二月的雪夜美

十二月,沿着合成的月光在雪地上映照着美,象雪白的延伸,月夜在低语;象融入美丽的地面上,一切清晰的记忆;象在间隔的梦里度量今夜的度数,我象走入摄氏度的雪野中,看到那一撮黑了的醒;象野草生长在空中,还象在...
佛前最美的莲花 爱情散文

佛前最美的莲花

偶然,我从一柱檀香的凫凫清烟中升腾,来到这个婆娑的世界,我虔诚的扣拜祈愿,只为来到尘世里修行。于是,我化身为佛前一朵最美的莲,落坐在佛堂前的莲花池畔,默默的散发着幽香,吮吸来自天地的甘露。望空灵,幽远...
千年等待,你不来,我不去 爱情散文

千年等待,你不来,我不去

光阴若可以停留,指间的温度是否会暖心这千年等待? 做一场不会醒来的梦。—题记 繁华落幕,落英缤纷,飘落一地,熄灭的是昨日的一烛灯光,不过是沧海一粟;也许曾经辉煌繁华,也许一直平凡简单,步履蹒跚也罢,轻...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蹁跹 爱情散文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蹁跹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翩跹,一梦一个梦幻,一树一个菩提,几多爱的深许,都化成烟云袅袅。地老天荒的誓言,总是在梦里搁浅。风中的风絮,总在菩提树下烂漫,几多愁绪,几多愁,像在凡尘间摆渡,千疮百孔怎能祛除我心...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