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忆残梦,执笔写忧伤

还记得,昨夜的雨,蒙蒙的不知下到了几时,为何,它是那么的隐约,似你幽静的心,是我猜不透的宿命。

而今夜,我又徘徊在暗淡的角落里,曾有人说,我是那么的多愁善感,是的,那种压抑的情绪,它总是不由自主的产生,说到底,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它是怎么而来,又怎么离去,这么多年下来,心,还是漂泊的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在这一片多情的天空,每天都在上映着悲欢离合,拥抱着擦肩而过,一如既往地迷茫,一如既往地彷徨。

我也承认,在我的生命里,并没有真正的依靠,陪着我的除了寂寞,还是寂寞。也正如你所说的,你除了在大学里参加美术社团,已无别的可以使你温柔的地方,所以,你信任不过任何人,也包括我。

想来,长长的一生之中,能有多少人陪着你直到终点?又能有多少人可以看细水长流的红尘。一条路上人来人往,风雨起落,也许,能同行一段,就是一种莫大的缘份吧,而在同行之中,能在心底留下深深的想念,便是一生的回味。

都说:“一个人怕孤独找不到归宿,两个人怕辜负回不到最初,不是不知道,你对我的好,只是担心再次粉身碎骨”是啊,今夜我又流连于此,听到了久违的这段话,突然有点想哭,至于为什么,这大概是天太冷了,也或许是因为心太酸了。

不知不觉,夜渐渐的深了,空气也更加的单薄,承载着虚幻的感叹,把我的心,笼罩的一丝不苟,我好想去呐喊,人世间,何为爱,何为情,回答我的也不过是冷冰冰的地板,低诉着以往的哀伤。

就在最近这几天,总是做着些光怪陆离的梦,然后从梦中惊醒,以为我们真的没有了之后,没有可能,终逃不脱那种灰色的忧伤,还会莫名的出冷汗,我到底是怎么了,黑夜怎会如此折磨我,这般的心。

漫长的岁月,沧海历经的人生。有时候我真的好怕,我们再也不会有联络,黑暗笼罩我的身体,使我囚禁于牢笼,只能在小小的领域里为寂寞买单。

记忆走过的新时光,带着冬季的寒冷,漫漫长夜里又为谁种下了爱的蛊,望着恒古不变的窗外,如同我单调的篇幅,一言一行,一字一词,都融入了这场夜的怀抱。后来我怕的,不再是我们的联络,而是我内心的跳动。

蹒跚于这条找不到方向的人生路上,你的美,你的笑,却是如此的清晰,我静静地倾听一首老歌,仿佛那哀伤的曲调再一次把我卷入了滚滚红尘,逃不脱这一生的宿命,突然想问一句,若,人生只如初见,我们还会不会坐的那么近,诉说着彼此的坦然?只是,相遇,相知,那么的脆弱,那么的经不起流年的风花。

时间不知走了多久,夜,更深了。再也听不到一丝的声音,也不见了一丝烛火的隐约,所剩下的,只有荧屏前,那个人在敲打着满满的故事,全都是真诚的告白,全都是泪水浇灌出的心田。

残梦,是忧伤的诉说;忧伤,又是残梦的对白,昨夜雨过,留下的是落叶的轻叹。我一直相信,梦不会太长,你不会太远,但愿,我的相信是对的,至少我可以这么自信。

(我多想让你看到,荧屏上的字,至于键盘上的泪水,就留给荧屏前的那个人吧)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1月20日16:22:48
辽西飞落“天鹅湖 ” 优美散文

辽西飞落“天鹅湖 ”

知道“天鹅湖”,那是置身梦幻和神话看芭蕾舞,笔者真正看到现实版“天鹅湖”,则是在北票市的白石水库。说起来,辽西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缘何飞落“天鹅湖”?这无疑是生态环境的改善,成就了这张珍贵的“绿色的名...
记忆中的他早已不是那个穿白衬衫的少年 抒情散文

记忆中的他早已不是那个穿白衬衫的少年

--也曾拥有一个少年,他笑起来很好看,他总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当他拥我入怀时真的以为我会拥有他,可当他真的松开手推我走时,才明白有与子偕老是一首悲伤的诗。 女孩子在青葱岁月里大抵都喜欢过一个穿白衬衫的少...
纷不扰 抒情散文

纷不扰

岁月没有无情的表情,要说有,也是人类自己给自己的结局,时间一风化,经不住考验的东西,就成为不了经典,不能被铭记。 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似乎让每个人都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人。别人最多同情安慰你,却不可能感同...
雪花情结 抒情散文

雪花情结

春城无处不飞花,未必年年都飞雪,物以稀为贵,春城人见花容易见雪难。生来就与雪花有一种不解之缘。 今年十二月十五日夜晚,雪花光顾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十六日早上,人们奔走相告,呼朋唤友,喜出望外去迎接这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