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烟

  • 226

在烟区,种烟一度是人们主要家庭收入,甚至到今天,依旧很多人种烟,并以此为生。在吸烟的人眼里,烟是香的;在烟农眼里,烟就是粮食和钱。

记得那年,我们很小,四爷爷家的叔叔刚要上大学。那一年,我们家没有种烟,四爷爷家却种了一些。那年烟势长得特别好,烟烤出来颜色显金黄,漂亮极了,但是要能卖个好价钱,还得动点脑筋。那一年,叔叔也就大概二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还略显廋弱。在父母眼里还仍然是个小孩,他陪四奶奶背烟去卖,本来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很早就该轮到到卖烟了,可是一等就是一早上,到下午时总算轮到了。但叔叔发了个牢骚,被站长听到后,极为不高兴,在验级时眼神不好,本该一级变二级,二级变三级,那个年代不像如今非得抹点油,只要漂亮少妇或女孩抛个媚眼,或是年轻男子递上根烟,或是说上几句暖心话,都可能获得好的等级,可惜我们家人都不会,只会觉得不公就该反抗。

叔叔一着急就跑去仓库,抱了一堆一级烟丢在自己二级烟,还略有逊色,但定级权力属于别人。一来二去,加之好事者一二三人凑着后火……站长一看,一个小毛孩子,还敢在我的面前撒野,几大指头戳上叔叔矮小的脑袋上,叔叔气急。在当地流传着:“欺人不欺头,做贼莫上楼。”被人指头在当地是奇耻大辱,所以叔叔一把过去把那人手指掰着,那人来拉扯叔叔头发,那年头穷人多留长发,以示标样。叔叔个子虽小,但从小爱好武术,几分钟下来,那个站长被叔叔搞得狼狈不堪……等父亲等兄弟抬着棍棒,赶到时,看着地上的站长,也没好意思再出手,只是发出胜利的笑声,露出胜利的喜悦,群众欢呼着,支持着心中莫名的英雄,无名的英雄。

那时候,人们较为淳朴,打斗一般很少有警察介入,那时警力也少。要是今天,问题就很严重了,殴打国家政府官员,首先肯定是要被拘捕的,叔叔还能上学。父亲们抬棍棒集体聚集也是要被抓的,那时扰乱国家行政机关办公的。庆幸一切都在那个年,有着特殊且狭隘的仗义,虽然无情讽刺,但还是赞扬着这群可爱的人们。作为官员因为自己之错被打,抹抹肚皮忍了,有着知错就改的好形象,还是受人尊重的,谁都可能犯错,但犯错后知错能改就是好人。

后来,叔叔大学毕业进入烟厂工作,他们还成为了朋友,验证了不打不相识,英雄相惜的名言。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1月29日06:09:44
散文随笔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再次遇见逸,已经是距离分开十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将近除夕。我和丈夫为了给家人添置一些衣物过年,大晚上的还在一间间商店中逛进逛出。寒冬腊月还下着雨,街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小汽车,过往行人却不多,像我...
散文随笔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语句优美顺畅,文笔平稳细腻,感情细腻,通过优美的文字表达出对于书籍文字的热爱,从而让我们意识到没错,那就是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散文随笔

双手合什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双手抵着胸口,低下头,深深的弯腰。浅度的,深度的,再深一点,再一点,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因何,却不得而知! 国庆假期,原本...
散文随笔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仰望天空是飘荡的白云、碧蓝的天,俯视大地却叶落花枯,就好比如在夏风凉时的我,那般快乐阳光,到了秋风寒却在煎熬的孤独中依靠仅有的零散回忆撑过了过来。如今已是冬风刺骨与春风风人的季节交换。 夏天离别时,还...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