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春天的门槛,等雪

  • 31

你没有来,寂寞没有想象的抽象。如一个人,长街独行,路人如潮水般潮来潮去,而他,却未感受到一丝人烟,如同置身荒野。站成一棵苍凉的孤松,倚在时光的后背,凛凛然,等一场雪。

夜张开空洞的嘴,大口大口地吐着寒冷。窗外的老槐树,枝丫低垂叹息着,喷出的雾气滴成春天的向往。屋里的炭火殷红,噼啪作响,轻轻呢喃着春天的名字。将寒冷拒之门外,冬天的故事已经成冰。我站在春天的门槛外,期待一场酣畅淋漓的雪,隆重祭奠即将逝去的冬季,摧枯拉朽般瓦解这场寂寞。

谁的琴声如诉,穿透我的灵魂,每一个音符,解码一个逝去的岁月,每一个节拍,释怀一段爱情的情节。我听着风吹来爱情的呓语,享受夜的抒情,我想,我一定认识你。循着悠扬的琴曲,悄悄出了门。路上仍然泥泞着,偶有女子竖着高领,侧身而过。迷茫的眸光若远若近,飘逸的长发似黑似褐,凄清的寂寞的美丽的侧影,落入眼眸,这美丽是瞬间的,是一种幻觉,不可封存,不可图醉,无人能懂,这一丝凄凉。擦身而过的侧影,是我的过客,如同走过的风景,是怀念的一段插曲,而后,再无纠缠。

谁家的窗棂透射乳黄色的灯光,琴声自那里传出。那里住着什么样的女子,琴声如此婉约,象是在叹息,岁月过了最美丽妖娆的季节,想要把青春还给过去的过去,想要把回忆留给将来的将来。然后,用决绝的姿态,拼却勇气,一路抒情,想率先到达春天的领地。我站在栏栅之外,与窗前的灯光遥望。想大声呼唤,又害怕没有人回答。便悄然离开,再回首那窗灯火,心头的寂寞更胜从前。

谁能告诉我,这无言的爱情不属于我,这抛弃的岁月却有我。年青的爱情早已无法署名,下一个黄昏无人可约。曾经虚构的神话,爱情象天堂鸟带着飘零的羽毛自由地飞翔,潇洒得有点假。如今每一个寒夜,总会有我孤独的背影,留给星光阅读。

我知道,人生不能用输赢来定论,爱情不能用聚散来诠释,经历的故事,只能用心灵的感动与悲伤来默默品味,用回忆筛选值得珍藏的时光,悲伤的、颓废的、憎恨的,都化着酒水一饮而尽。其实,这也是一种幸福,掏出揉皱的细花手帕,把眼角的泪一点点擦拭而尽,我们的明天依然笑容满面。

春天设了一道门槛,高了我一截,跨不过去,那就等一场雪来垫高。我就在岁月里盘坐,我就在文字里等待。把昨夜浅紫色的梦剪成春天的模样,一朵朵粉嫩的娇颜,在时光深处绽放,感动那些已成为生活奢侈品的爱情,写出春天的赞歌。心底的城池,片片阳光拍岸,颗颗信念攒动,洁白的花瓣连同梅香散落一地,随手可掬,我的水岸花香盈盈。

风起了,就在今夜,吹开了一片片精致的雪花。先是七片、八片,纯白的花瓣,因风,抖落窗前。我一抬眼,就看见凝视着我的你,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淡得象天边的那丝雨意。一袭白色的风衣,映窗如画,妖娆了这个冬季。接着半城烟户,纷纷扬扬,参差的楼宇,刹那冰宫玉殿,万木着素袍,玉树成烟罗,如此肆无忌惮。不一会儿,窗外那棵老槐树,琼枝倚雪,银须盈然了。

就在今夜,我好想变成一首诗,与你亲切交流,读一场雪的美丽。就在雪花飘落的那一刻,诗意撩拨了我春天的暇想。我就倚在江南的一株老梅身上,聆听远归的跫音,知道春天已经开始返程,先到江南的烟雨,再回我寂寞的小城,扑扑椤椤,群集而出。你会起身来迎么?拥抱这纤弱的腰身,然后趴在肩头痛哭一场。

过了今夜,跨进春天。雪儿,我了解你心中那片绿草如茵。我怕落地的雪花随风而去,我怕很深很热烈的渴望沉睡不醒,我怕你的美丽轻盈难负滞重的寂寞,我不想让雪儿在心中老去,我不会写诗,但还是写了。用一枚悄然拱出冻土的嫩芽,轻叩春天的门扉,用一只麻雀啄开藏匿于冰裂的树干背后青春,用一朵孤独的花朵,点亮你你乌黑的瞳仁。

过了今夜,便是春天。我便说服自己,捡拾从前的记忆,高挑昨年的大红灯笼,背好行囊,赶紧上路。与风结伴,沿着山脊而行。破土的声音,有草尖探出半个头来。成群的青鸟从南方出发,张开翅膀,衔来久违的祝福。风听从我的劝说,打开了五颜六色的花朵,霎时间,无垠的大地,红色的火焰燃遍,颤栗的灵魂有了归宿,那些沉睡的喜悦便纷纷越过季节的门槛。

过了今夜,正是春天。穿过多皱的往事和田野,我听见春天的马蹄得得,由远及近。我听见雪儿融化前的哭声,眼里溢满来日的繁华。我听见常青树泛绿的誓言,正高举绿色的火焰,要将离离草色烧遍江南江北。在直直的炊烟里,我出其不意地走进你的心里。那个去年的今日,和桃花站在一起的女子,水葱一样摇摆,正嘤咛着笑,嘤咛着哭。

走进春天的门槛,左一挥,把冬天的残冷归笼一角,等待融雪的日子。右一扬,火热的青春又火火地归来,远方的你渐渐潮湿,笑容渐渐温暖。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1月29日10:13:23
辽西飞落“天鹅湖 ” 优美散文

辽西飞落“天鹅湖 ”

知道“天鹅湖”,那是置身梦幻和神话看芭蕾舞,笔者真正看到现实版“天鹅湖”,则是在北票市的白石水库。说起来,辽西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缘何飞落“天鹅湖”?这无疑是生态环境的改善,成就了这张珍贵的“绿色的名...
记忆中的他早已不是那个穿白衬衫的少年 抒情散文

记忆中的他早已不是那个穿白衬衫的少年

--也曾拥有一个少年,他笑起来很好看,他总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当他拥我入怀时真的以为我会拥有他,可当他真的松开手推我走时,才明白有与子偕老是一首悲伤的诗。 女孩子在青葱岁月里大抵都喜欢过一个穿白衬衫的少...
纷不扰 抒情散文

纷不扰

岁月没有无情的表情,要说有,也是人类自己给自己的结局,时间一风化,经不住考验的东西,就成为不了经典,不能被铭记。 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似乎让每个人都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人。别人最多同情安慰你,却不可能感同...
雪花情结 抒情散文

雪花情结

春城无处不飞花,未必年年都飞雪,物以稀为贵,春城人见花容易见雪难。生来就与雪花有一种不解之缘。 今年十二月十五日夜晚,雪花光顾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十六日早上,人们奔走相告,呼朋唤友,喜出望外去迎接这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