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等

等时光轻盈跳跃进入十二月,等满树的凋零不再纷飞了落叶,等思念与安排交织在海天相接。执着的,松懈的,忧虑的,或者依旧开怀不变的,等时光慢慢挪去,臃肿的,清瘦的,或黑或白,等这一年悄悄离去。

等楼台前面不再青葱,便是这十二月的手笔,犹如一个删除键,删除了青绿,删除了紫红。删除到剩下了单调的枯黄和一望无际的空旷。于是,流水流着流着就瘦了,清风拂着拂着就胖了,我们看着看着年岁又要增了。江面不再湍急,高台不再时隐时现,也许袅袅的青烟才是我们经常注目的。漂泊是万万不敢说的,我们只能以求学,谋生等词来告诉自己的处地,而非说自己背井离乡,浪迹天涯,省的到时候思念蔓延得一塌糊涂。孤独是断不敢提及的,只能说沉潜蓄势,伺机而起,以安慰自己尚未见到成功的急切而又焦虑的心。于是我们等,等时间到了年末,就可以归去,管它功名如何,管它钱财多少。等机会来了,自然有大展身手的舞台,管它失意多少,低谷几回!

等规划一一落幕,也是十二月的结尾。一年的光景就这样散入尘烟。来时匆忙,走时又何必继续匆匆!那平静的湖面,忘了涟漪泛起,忘了游鱼嬉戏,只是任温温和和的阳光拥抱。落羽杉的挺直,海棠的落寞,女贞的俏繁,一路过来,已经看了许多风雨,也淡了许多炎凉。因而,梦是简单的,简单到只要一个安和的氛围,美美的一眠。

等安静到达,抹去繁杂,也是十二月愿意的。春季花丛争艳累了,夏季暑热疲倦了,秋季收获游赏够了,好不容易十二月的步子来了,便归于安静中,一切归真,一切静谧。等晴光恰好,山岚尽退,整一整衣衫,携了酒,攀山去。山不须高,但须秀,不须险峻,但须明朗。峭楞楞的枝木,荒芜半生的野草,隐约埋没的墓碑,还有南方所有的红壤,以及呼吸间的半湿的空气,或间杂的枯黄之味。且登上去,慢慢望远,长沙城不是旧时的,不是城墙高立,城郭环绕。它已经高楼四布,霓虹可见。山还是山,地方还是地方,但人不是人,物不全是物。你所看的,所想的,也已经在十二月里风烟中散漫。

等夜色深时,夜雨袭来,十二月也是会的。或许安眠酣睡,或许补灯忙碌,十二月的冷已经侵到骨子里了,犹如孤独深夜难眠的旅客,思念也透到骨子里去了。天气再冷最多一死,思念不堪忍受却生不如死。于是,寻纸,磨墨,提笔,催书。纸黄了,墨干了,笔断了,信乱了,未有三峡哀嚎的猿猴,却也梦见泣血的杜鹃。闭上窗,听雨打树叶,听鼻息轻匀至急,乱了,外头狼藉,内心翻涌。

等十二月可以,十二月未必愿等。忙的忙,想停不能停,回的回,欲归的不能归。葫芦丝声清脆,却也可以吹出断肠之曲。十二月清寒,却也能育出秀美之梅。所不能见到的,不能等到的,却也在酝酿一个绝好时机。等着,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十二月一过,梦又换了,泪也尽了。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2月6日16:12:48
辽西飞落“天鹅湖 ” 优美散文

辽西飞落“天鹅湖 ”

知道“天鹅湖”,那是置身梦幻和神话看芭蕾舞,笔者真正看到现实版“天鹅湖”,则是在北票市的白石水库。说起来,辽西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缘何飞落“天鹅湖”?这无疑是生态环境的改善,成就了这张珍贵的“绿色的名...
记忆中的他早已不是那个穿白衬衫的少年 抒情散文

记忆中的他早已不是那个穿白衬衫的少年

--也曾拥有一个少年,他笑起来很好看,他总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当他拥我入怀时真的以为我会拥有他,可当他真的松开手推我走时,才明白有与子偕老是一首悲伤的诗。 女孩子在青葱岁月里大抵都喜欢过一个穿白衬衫的少...
纷不扰 抒情散文

纷不扰

岁月没有无情的表情,要说有,也是人类自己给自己的结局,时间一风化,经不住考验的东西,就成为不了经典,不能被铭记。 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似乎让每个人都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人。别人最多同情安慰你,却不可能感同...
雪花情结 抒情散文

雪花情结

春城无处不飞花,未必年年都飞雪,物以稀为贵,春城人见花容易见雪难。生来就与雪花有一种不解之缘。 今年十二月十五日夜晚,雪花光顾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十六日早上,人们奔走相告,呼朋唤友,喜出望外去迎接这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