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板的小条子

老母亲娘家有位侄孙子,已是鄂西北地区乃至全省全国都很有名气的大老板。他的各类生意做得都很红火,全国有名的大城市大地方,几乎都有他的生意场,自然是位名副其实的大忙人。去年冬日的一天,他却抽出了专门时间回到南山故乡,要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一起,为他们的老父亲祝寿。按亲戚关系的辈份算,大老板虽然只小我一岁,却晚我一辈,因为他的老父亲与我是姑舅表兄弟,我习惯称他父亲为大老表。

大老表大我38岁,我与他已整整四十年没有见面了,但彼此总还有些断断续续地问讯。偶闻他的儿女们要为他庆祝八十大寿,我决计加入祝寿的行列,带着全家老小连夜驱车百十里山路,赶到了大老表的家。与神智都还十分清楚的大老表不顾夜深天冷,寒暄许久。彼此相见,真是感慨万千!

大老表的家依然是在四十年前的老地方,但是,四十年前也即我十二岁以前脑海里的印象已荡然无存。老房基上代之而起的是一进两重的三层新楼,装潢得如金銮宝殿一般金碧辉煌;高大宽敞的前门楼,连起嵌花垣墙,围起了一个大场院;院里院外停放的都是大老表八个儿女购置、乘坐的名牌高级轿车,亮沙沙的耀眼夺目;大老板很少在家住的卧室在二楼中间单元,装潢得更是豪华气派。

大老表祝寿宴毕,大老板终于抽出时间,在他的卧室专门接见我的一家老小。他跟我说了几句必要的客气话,就逗起我的小孙子,说要给小表侄买糖吃。出手就塞给我的小孙子一千元糖钱。我见小我一岁的二表侄——如今的大老板对我这个表叔并不十分拿架子装腔作势,忽然想起何不趁此机会为我的一个外甥找份工作,在大老板的集团公司里找点事干哩?于是,我就试探着开了口。

大老表的儿子大老板还算很给面子,爽快答应,并主动说:“得给你开个条子,拿到市里一家我下属的门店去。他们见是我开的条子,一定会给你的外甥安排工作。”说着就进卧室里间去写条子去了。

我们在外间等了许久,又不便进里间去看情况,只当他是睡着了,也还得等。大约四十分钟后,大老板终于从里间走了出来,嘴里连说对不起对不起,让表叔久等了。并且一再表白,他为我写这张条子费劲最大,写了撕,撕了写;最后自己还是看不中。一再要我别见笑他的字写得不好——因为表叔你是读书人而且还是作家,你的字写得那么漂亮……大老板那面部表情确实有点小愧疚,小遗憾。

我连忙宽慰他道:“字写得不好不要紧,只要认得就行,能管用就行。也不是搞书法比赛。”我这么说着,接过大老板的小条子一看,确实有点不敢恭维。那字写得歪歪扭扭,活像是蛐蟮扭动着拉的屎泥点点。我这当了二十多年县刊编辑的眼睛,好不容易才辩认出这么一句话;“X总,请安排XX到你处销售部工作,勿误。”我正要看落款,大老板又插进话来:“莫见笑,是跟表叔的字差远了。”我连忙应声道:“我的字不值钱,认认真真地写出千把字的文章来,多也就值七八块钱。你是一笔值万金亿金呢!”大老板连连点首:“那倒也是,也是。”

大老板连连点首应声,是承认我说的不假。但是我认为,字写得不好现在并不是一个什么大不了的问题。现在的电脑一升级再升级,许多单位和个人办公或写作都在使用电脑,想要什么字体就有什么字体,想字儿怎么漂亮就怎么漂亮。在特色理论指导下,在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只要有个聪明好使的脑子,只要懂得经济规律,只要懂得经营管理,只要讲究诚信,只要不违背法律,就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搏击,就能当个响当当的民营企业家,当个顶呱呱的大老板!

可有一宗,再现代化的电脑,却代替不了以个人名义、具有特殊意义的甚或要担负法律责任的手写签字。就大老板他那蛐蟮泥屎般的字,因他为家乡投资建设了电站,为深山人创造了不夜天,那电站的名字,父老乡亲非要他亲笔题写;非要他在他题写的电站名下再大笔挥就他的大名;就他那蛐蟮泥屎般的字信手用来,在省城至鄂西北山乡,甚至北京上海广州,大老板开辟的大小公司不下百家;投资建设的大小水电站也已有十余座;那上百万千万上十亿几十亿的现金贷、存、取都得他大老板亲笔签字。不过,百十家公司的红火,十几座大小电站的辉煌,折射出的是大老板的综合素质,综合水平,综合能量!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2月12日09:57:11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散文随笔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再次遇见逸,已经是距离分开十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将近除夕。我和丈夫为了给家人添置一些衣物过年,大晚上的还在一间间商店中逛进逛出。寒冬腊月还下着雨,街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小汽车,过往行人却不多,像我...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散文随笔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语句优美顺畅,文笔平稳细腻,感情细腻,通过优美的文字表达出对于书籍文字的热爱,从而让我们意识到没错,那就是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双手合什 散文随笔

双手合什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双手抵着胸口,低下头,深深的弯腰。浅度的,深度的,再深一点,再一点,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因何,却不得而知! 国庆假期,原本...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散文随笔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仰望天空是飘荡的白云、碧蓝的天,俯视大地却叶落花枯,就好比如在夏风凉时的我,那般快乐阳光,到了秋风寒却在煎熬的孤独中依靠仅有的零散回忆撑过了过来。如今已是冬风刺骨与春风风人的季节交换。 夏天离别时,还...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