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落的花骨朵儿

妹妹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我们有三个兄,一个姐,大家都喜欢她,在我的记忆里,妹妹出生后,这个背,那个抱,我们大的常常让她骑在肩上,不时举过头顶,逗得她格格笑。绣球花开时,我们摘几朵让她拿着。近一岁的妹妹抓得很紧,从不把花弄坏。

带着妹妹看桃花、梨花。那金黄的菜花地是妹妹的乐园,蝴蝶飞来了,妹妹直喊:“哥哥,蛾儿一一蛾儿”,看着蜂儿嗡嗡釆蜜,她赶快把脸捂到我们的怀里。在梨树下看花如看雪景,微风把梨花飘飘悠悠撒向大地,妹妹一双小手去接花瓣。听鸟儿鸣唱,我们哼歌,她也跟着唱。她很少哭,一看见我们就会叫:“哥哥抱”,或“姐姐抱”。叫她笑一个,她那“格格格”清脆的笑声,会把每个人逗笑。总觉得,有妹妹就有乐趣。

妈妈和姐姐的手都很灵巧,一个掌上明珠似的小妹妹,自然打扮得如花似玉。妹妹头上戴的那顶兔子头形的帽儿就相当漂亮,全是一针一线绣的花,长长的耳朵竖着,配一对银的装饰,银链套在下巴上。帽的尾巴做得夸张,披在肩上,象孔雀开屏。邻居说,妹妹是赵家的一朵花。

妹妹三岁了,蹦蹦跳跳,我们陪她捉迷藏,给她做小风车,做响璜。对夜晚她也有浓厚兴趣,要我们教她数星星、看月亮,讲故事。说故事,爷爷多得很,还有逗小孩的民谣,姐姐就教妹妹:“月亮光光,芝蔴地头烧香,烧住麻大姐,气死幺姑娘......”这首民谣较长,可教她几次居然背下了。特别是背最后那句......“大乌龟,小乌龟,乌龟儿子一大堆”。她“格格格”笑起来。把大家也逗笑了。妈妈说她是散气宝儿,的确,有妹妹就觉得开心。

风呼呼刮过不停,灰尘中夹着吹落的花。没开的花骨朵儿,也被这夹着细石和沙的风刮凋落了。这种天是容易感冒的。妹妹突然不吃饭,妈妈一摸妹妹额头。妈妈惊了,说,烧得像火炭。那时,乡村没有医院。哥哥迅速请来了土郎中,郎中说,如能熬过晚上,病就松了。我们多么盼望夜短一点啊!姐姐熬着药,不停流泪,一家人就这样守候着妹妹,多么渴望妹妹像平时那样从怀里跳在地上,可一直不睁眼,只是喘气。我和弟弟都打瞌睡了。我们被哭声惊醒,天啦!妹妹喊不应,再也听不到她背“月亮光光”那清脆的声音了,她紧闭双眼,再也看不到蝴蝶飞在花上,她高兴得直拍小手,再也看不到她跑着玩风车。

天亮了,窗外,只有那风发出悲鸣,使劲地摇着光秃秃还未发叶花也殒落的桃树、梨树,还有几分寒意。粉红的桃花、金黄的菜花向远方飘去,又是梨花象鹅毛大雪飘下,再没有一双小手去接殒落的花瓣。花儿谢了。

灾难要降,就是落在哥哥、姐姐哪一个的头上,也不应该降给一个幼儿。白发人要走的路,却让三岁妹妹先走了。邻居安慰说,妹妹到极乐世界去了,她还会找个好人家投生的。妈妈哭诉:“女儿啊,妈妈没带好你,你离开我,一定要投生一个好人家,要长大成人”。

我不相信投生,也不相信神灵,既然送子娘娘送子来,为何不能扶持长成人?但我渇望有天堂,有极乐世界,她在另一个世界读书、长大看到人间的母亲和长兄长姐们。我更渇望妹妹投生在人间。如果天涯海角能寻觅,就是把铁鞋磨穿,也要找到妹妹,如果要用人才能把她从另一世界换回,那么我们当哥哥姐姐的谁都愿意。

妹妹静静地躺在床上,还是那顶兔头帽,仿佛玩够了,睡得正香。她告别了人间的一切美好,我们永远失去了有她在的快乐。

哥哥做了一个火匣子,妹妹安祥地睡在了里面。苍天哪,你为什么不让妹妹长大。五兄妹,如一只手,现已缺了无名指。她的名叫小花,还是一个小骨朵儿就谢了。

我们为妹妹砌了一座乖巧的小坟,献上一束她喜爱的花。在一个大口瓶里装上她喜爱的花蝴蝶,放上她的玩具。妹妹没有一张照片,但她活泼、天真、漂亮的笑脸怎能忘却。好象她正在一个亲戚家玩,还未送回。这种兄妹的眷恋直到终生。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2月20日20:25:04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情感日记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又到了一年一度狂虐单身狗的日子,每到情人节这一天,单身汪们,见到一对又一对如胶似漆的鸳鸯蝴蝶们大秀恩爱,很难掩饰心头酸溜溜的醋意,但又无法阻止那些情侣秀恩爱,只能默默地看着一张张含情脉脉的照片,忧伤而...
我们相聚是为了更好的在一起 情感日记

我们相聚是为了更好的在一起

2016.2.25 凌晨 人一生难得遇到那么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尤其是在一起经历过懵懂的青葱岁月,苦逼的社会生活之后,这份友情更显的弥足珍贵了! 我曾想过在我们70、80岁,头发花白,满脸沟壑纵横的时候...
不要等父母老了,我们才学会爱 情感日记

不要等父母老了,我们才学会爱

人生是一个又一个的轮回 生生死死一代又一代 可是我们不能因此等待 特别是对父母的爱 一块橡皮糖值不了多少钱 趁着他们牙口还好 也体验一下咀嚼的乐趣 因为他们的时代与这无缘 看一场电影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
沉默.纪年 情感日记

沉默.纪年

很久以前,我以为,只要我对别人好,能忍让,就会换来相同的回报。 很久以后,我终于发现,有些东西,任你多么努力,依旧抓不住,所以我学着不再期待。。。 很久以前,听《十年》,想着陈奕迅怎么那么倒霉,不是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