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香报春寒中开

应着“大寒”时令,阳台上那盆姿容秀逸芬芳浓郁的瑞香花开了。此刻的它:枝条苍劲潇洒,曲伸自然,丰韵飘逸;叶片整齐碧绿,叶缘镶有金边,黄似金,翠似玉,风姿绰约,生机盎然;花开满枝,其花虽小,却锦簇成团,繁花似锦;素洁的小花静静地吐着清芬淡雅的馨香,清丽怡人。

“草木管时令。”自小寒至谷雨共八个节气,古人把这八个节气以五日为一候,每候都有某种花绽蕾开放,便有了“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说。“小寒”一侯的花信是梅花,“大寒”一候的花信是瑞香。腊梅和瑞香,它们是冬寒里的一双奇葩,它们铁骨生香,品格超逸。数九隆冬,成就梅花万世倾国之香;严寒彻骨,浮动瑞香一绝千古之馨。阳台上的这盆瑞香花数月前就冒出了米粒大小的花蕾,可就是“增容”缓慢,今天看看它花蕾米粒大,明天再看看它,花蕾还是米粒大……它似乎在考验你的忍耐力。“我懂的”,它在等待,在等待那个属于自己的生命花季——“大寒”。这样看来,素馨浓熏、兰麝芬郁的“天香祥瑞”之瑞香花被古人定位“大寒”节气第一侯的花信风,是很有道理的。

“曾向庐山睡里闻,香风占断世间春。 窥花莫扑枝头蝶,惊觉南窗午梦人。”

这是宋代诗家张耒登临庐山时留下的《比丘僧梦遇瑞香花》诗。诗中吟咏的这个故事,在宋代《清异录》中是这样记载的:“庐山瑞香花,始缘一比丘,昼寝磐石上,梦中闻花香酷烈,及觉求得之,因名睡香。四方奇之,谓为花中祥瑞,遂名瑞香。”关于瑞香花的发现,还有一个“李时珍版本”的美丽传闻。据说名医李时珍在庐山采集中草药,住在东林寺。一天一个右腮红肿的小和尚,忍着剧烈的牙痛喃喃念经,只见老和尚取过一枝干枯的草药给他含在嘴里,顿时肿消痛止。李时珍惊诧不已,忙向老和尚请教。原来这种神奇的药草,是生长在庐山锦绣谷中的一种常绿小灌木开的花。为了寻找这种花,李时珍在锦绣谷中跋涉了三天三夜。第三个夜晚,疲惫至极的李时珍瞌眼微息,朦胧中一股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梦中惊醒,但见所依山崖岩隙间,一丛盛开的花朵,沐浴在月色之中,流光溢彩,楚楚动人。李时珍便把它取名“睡香”。后来睡香之名传及四方,人们争相引种。传说归传说,其实古人早已认识瑞香花。这有屈原的《涉江》诗为证:“燕雀乌鹊,巢堂坛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据当年课堂上讲授先秦文学的老师讲,屈原诗中提到的“露申” (.露申:一做“露甲”)“ 辛夷”,既是“瑞香花”和“玉兰花”。在这里屈原并不是单独歌咏瑞香花,他仅是以鸾鸟、凤凰、香草来象征正直、高洁;以燕雀、乌鹊来比喻邪恶势力,腥臊比喻秽政,充分抒发了诗人内心对当前社会的深切感受。只不过从此之后,“香草香木”不仅出现在文人笔下,用以抒情寓意,瑞香、辛夷、春兰、秋菊、夏荷、冬梅……四季飘香,渐渐走进普通人的生活,人们歌之咏之,托之寓之,以之明志养心。

无论名“睡香”,或者名“瑞香”,这名字皆是因香气而得,拜香气所传。宋代诗人范成大赞瑞香曰:“万粒丛芳破雪残,曲房深院闭春寒。紫紫青青云锦被,百叠熏笼晚不翻。酒恶休拈花蕊嗅,花气醉人浓胜酒。大将香供恼幽禅,恰在兰枯梅落后。”我初识它,也因了它这温润优雅、纯正清淡的香气。记得那是一个“冷在三九”的日子,到一位依山筑屋的文友家品茶,一进竹篱小院,一种难以言说的幽雅馨香如清丽脱俗、翩翩起舞的仙子袅袅飘来,一股清透之气传入鼻尖,竟浑身舒畅。这馨香如玫瑰,像茉莉,似桂花,胜兰花,独特气韵具有溢香远达的穿透力。我寻香觅去,只见朋友屋内一角的大缸里,一株灌木上面,很多的花骨朵儿含着苞了,花朵极像丁香,但它的花瓣比较肥厚,像是少女滑腻的红唇。那繁密盛开的花朵并不显得杂乱,一粒一粒的,重重叠叠、挨挨挤挤。大约每十来粒聚在一起成为一朵,数朵相倚,那已经吐开花口的,四片对生的花瓣,团团簇簇地长于枝头的顶端。素洁的花儿掩映在绿叶之中,温润灵醒,煞是可爱。我问文友此花何名,友曰瑞香花。正如这位文友所言:“瑞香的香是那种只要你遇上过一次就永难忘怀的香,它会让你丢心落肠不管不顾地畅快一回,就像遇上前世的情人一样热烈得让你情难舍,情难丟,非得要在今生的相遇中痛痛快快一回。”真的!这次与瑞香“偶遇”,诚如割不断的千年情怀,难舍难分。可惜了文友的那壶好茶,瑞香花香气像淘气的孩子,时不时扯扯你的耳朵,摸摸你的鼻子,牵牵你的衣襟,它那样的热情,那样的温暖,你还有什么心情品茗。临走时从文友那里讨了一株瑞香花。对花儿从来不怎么上心的我,这次一反常态,对这株瑞香百般呵护。这株瑞香道也对得起我的侍弄,在宋代张孝祥所言的“腊后春前别一般,梅花枯淡水仙寒”之时;百花早已肃杀,可刚来我家一年的这株瑞香凌寒而开,吐露芬芳。“骨香不自知,色浅意殊深“(苏轼)。花儿馨香可人,那缕缕似有似无的素馨的花香,给节日里迎宾送客平添乐趣,令家人及来访的友人无不欣欣然。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凛冽之风寒彻透骨,冰天雪地,天寒地冻。“旧雪未及消,新雪又拥户” (宋?邵雍)。“风鸣北户霜威重,云压南山雪意高” (宋?文同)。过了大寒,又迎来新一年的节气轮回。飘飘洒洒的雪花,虽属于冬,更温存弥漫着春天的信息。“砚冰已合灯花老,犹对群书拥敝袍” (宋?文同)。静静的,悄悄的雪夜苦读的古诗人,也已定格在这春意绵绵的温情中;身处如此圣洁,庄重,诗意里的瑞香花,浸透莹莹冰身雪骨,蔚然绽放,脉脉馨香,袅袅浮动,缥缈着丝丝空灵朦胧温柔暧昧令人捉摸不透的意境,平添了无限遐思;唢呐状的小花朵演奏出的缕缕至美的沁人心脾的清新芬芳,和着漫天飞雪渲染起充满天地间的春情……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2月24日14:23:12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散文随笔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再次遇见逸,已经是距离分开十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将近除夕。我和丈夫为了给家人添置一些衣物过年,大晚上的还在一间间商店中逛进逛出。寒冬腊月还下着雨,街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小汽车,过往行人却不多,像我...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散文随笔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语句优美顺畅,文笔平稳细腻,感情细腻,通过优美的文字表达出对于书籍文字的热爱,从而让我们意识到没错,那就是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双手合什 散文随笔

双手合什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双手抵着胸口,低下头,深深的弯腰。浅度的,深度的,再深一点,再一点,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因何,却不得而知! 国庆假期,原本...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散文随笔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仰望天空是飘荡的白云、碧蓝的天,俯视大地却叶落花枯,就好比如在夏风凉时的我,那般快乐阳光,到了秋风寒却在煎熬的孤独中依靠仅有的零散回忆撑过了过来。如今已是冬风刺骨与春风风人的季节交换。 夏天离别时,还...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