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梦

在北方,分明的季节有两个,夏天和冬天,冷一半,暖一半,冷的时候像是在剜人的骨髓,暖的时候像是要把人的精神都给烊化。初秋的叶仍绿,风却越来越紧,到了深秋,狂风一卷,叶便翻黄落尽了,冬也就紧赶着来了。

北方的秋天,按时间算来,日子并不算多的,好在雨并不像南方的那么缠绵——像是个并不经常走动的情人,来了又匆匆忙要走,走了又很久都不会来。这样,阳光来访的日子就多了许多。

绿叶还在枝头与夏天的最后一丝微风惜别,草已在耳语间换了秋风浣洗的衣裳。我走近荒废已久的古塔,只是坐坐,转转,想想点什么却也想不出个究竟,离开时心像是钻进了什么东西,满满的,暖暖的,我带着这种心情饱腹的满足感走进了附近快与人高的草丛里,捡了些枯枝,撷了把枯草,寻了许曲藤,采了些带果实的不知名植物。两只手半抱半护的满载而归,我要把它们带进房间造一个秋梦。回来路过一家小卖部,老板娘还算熟,礼貌地向我问了句:“用来做什么?”“带回去看”我笑语。老板娘惊讶的还想说点什么,我笑了笑走进了拐角的地方。“如果每个人都有一件不必告诉别人的事,那就是你的梦。”梦是很难说清的,不过更难的是被人理解,好在梦是不需要被人理解的,也就用不着向谁道明。

做梦的过程是不易的,要将它们筛选、扦插、修剪;都是自己喜欢的,但又必须有所舍弃,而且还得主次分明,营造一种美感。一开始索性把它们都拢在一起,看着那不伦不类的样子自己也哭笑不得,慢慢的剔除那些不必要的也是心疼的不行,想做的梦变成了一场选择的苦难。外面的天色暗了,我像是一个难产的妇人般开始着急,于是从最喜欢自己认为也适合的开始一根根挑选,在一番努力后,难产的胎儿终于诞生了,样子在现今看来真是其丑无比,但那时我却真做了一场梦,一场美丽的秋梦。

早在高中的时候,我看着我的一个要好的女同学也做了一场秋梦。南方没有北方那样辉煌的秋天,层林渐染但不会层林尽染。在那座银杏树不作为主要绿化植物的小城里,在哪里它都是一道独有的风景。深秋的时候,它的叶细腻而柔美,黄而不焦,就连叶上的经也是黄的不带一点杂绿,与红枫一样,它们都藏有一颗诗心。同学带着我这个看客来到了被她“谋划”已久的银杏树下,撸撸袖子抱着树干使劲儿摇了几下,两个人又把摇得的叶子拾进口袋里,然后又把它们铺在她的房间。叶子铺在了地上,人趟在叶子上,美丽的秋梦荡漾在心上,我看着这个做梦的女孩,我自己也像是在做梦。

每个人都有一颗年轻的心,年轻的心里都有一种诗情。秋天来的时候,不妨多出去走走,银杏与红枫样的美丽不只是故事,它属于我们每一个追梦人。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12月30日14:59:07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优美散文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四月的天气,依然忽冷忽热。 清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夹杂着细细的风,时常让人感觉一阵寒意。微微摇动的树叶,偶而滴下大颗的雨珠,不小心打在脸上,感觉湿湿凉凉的,小区里很静,走在润滑的路上,那股平常讨厌透...
踏青路上清明雨 优美散文

踏青路上清明雨

清明踏青雨相伴,雨打花瓣相思泪,草绿欲滴鸟鸣啼,微风拂面春咋寒,桃粉梨白香四溢,唯有思念清风来,无尽哀思清明雨,回首往事慈母情。清明时节雨水天,子女亲人相聚,点一支蜡烛,烧一段心香,清凉春雨中,一炷青...
痴于四月芳菲天 优美散文

痴于四月芳菲天

四月,悄然而至,微雨缠绵,淋湿的过往,早已云淡风轻。窗外,只有点点雨滴汇聚着岁月的足迹,聆听盛世繁花,执一笔轻点江南,且看晓雾朦胧。 雨是水的精魄,池塘中含苞待放的荷花摇曳,吞吐水雾,绽放生命的旖旎。...
四月清欢,光阴流泻 优美散文

四月清欢,光阴流泻

编辑荐:曾有过的青涩年华,最美的时光,那擦肩的缘,最终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遇到就是一种无言的暖,爱过就是一首婉转的歌。 深邃的夜晚涵盖多少孤独和寂寞,在这看似光怪陆离的世界,月亮的沉默也只不过成为忧伤...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