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乡舍小院

“乡舍小院”,叨念起这四个字就让人勾起家乡的回忆,有喜,有悲。

回忆曾经的风景,如画历历在目在我最深处的脑海里一幅幅上映,它是已经成为过去、成为了历史让人怀念的一种形式,也像久经戒烟之人而被勾起的瘾虫,不时的在梦显现,我就是对儿时的乡村有瘾,我是”乡村控”。

身为游子的悲哀,求学之路万般艰难,但是最难得的是一年回一两次家,我就像无根浮萍一般渴望得到一个地方倚靠寄宿,而最温暖的地方是充满父爱母爱的怀抱,他们的怀抱让我舒心,他们的怀抱是我最大的归宿。

如今终于可以回家了。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上了那熟悉的中型大巴车,激动如潮水澎湃不息,如激流冲击的浪花,甚至忘记了颠簸不已、目眩头晕的感觉。车轮就像滚过历史的脚步,翻过记忆里的扉页华章,去读尽我浓浓的乡愁,一丝轻鸣一抹忧伤,似在抽泣,似在欢欣。大老爷们儿了,老大不小了,我已经长大了,不哭,不哭,咬痛舌唇让我的意识回归,忍住蓄势待发的泪水,心中四方呐喊,却无人回应。眼神迷离,不知道身边都发生了什么,大巴依旧一马平川的开着,偶尔的颠簸缓慢了我的回忆。

一丝丝乡愁勾勒起记忆里最深处的回忆。小院里,那是两棵十丈左右高的柿子树,一人合抱的的粗干,枝叶撑着天,虬根伏着地,晚上月光照射下来,弥漫在像斗篷一样的树叶上,反射开来,如满天繁星璀璨,地上的树影,如云凹云凸,最美的谱音手都难以谱出如此华丽的曲章,其巧夺了天工,是造物主的”蕙质兰心“。

其次,小院外是厨房,坐北朝南的地理优势,地理学家可能会说是风水宝地,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不一般的风景,尝到不一样的味道,尽情体味不同的感觉。一年四季的炊烟缭绕,延伸到天空中渐渐漫散的景况,感受云里雾里、是是非非、真真假假的虚实,在这里你便会留着酸楚的泪水,来个“闪电”逃离,以求缓解眼上痛楚。

自小就恋上了父母的手艺,他们是炊烟里的大厨娘和大厨爹,受到烟的“熏陶”,做的饭菜有股子烟的味道,是农家的烟(且叫农烟罢!),而不是汽车尾气惹人生厌的烟;农烟,仿佛给饭菜镀上了一层香油,每次吃饭吃得我满口生香、大快朵颐,像美丽的文章“不忍卒读”,继续读起来却口齿生香,吃饱了还想吃,温暖的味道,永远都不够,真确尝到了父母的心情,还有一种为父母的心酸。

(写至这里,我忍不住想提醒各位读者:我们要理解父母的一片苦心,父母带我们真的不容易,不要因为父母做的饭菜吃腻了或者不好吃而大发牢骚,因为你是吃饭的,而不是做饭的,一是没有资格说,二是不能说。)

家不远处是一座峰峦,山不高,却给人一种雄伟威慑的感觉,形似狮,匍匐卧地,故先人给其取名为“狮子山”。山上四季都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也不见凋零萧索,其生机勃勃,雄奇壮丽,正合了狮子的威名。“天上青云白云,远处山峦幻成奇峰瑶岛”,其四季翠茂,合了此诗“奇、瑶”二字

狮子山前是一曲弯弯的小河,似从天水山上而来,流经此村,像似不忍冲刷村庄的祥和,其淙淙流水,涓涓细流,潺潺低哞,给村庄增添了静谧的诗意,葱翠河滨,嫩绿的油草,横卧两岸的云桥,加上碧波一样的天空,无不显露如诗情画意的盎然。

小时候对这里的村子特别喜爱,整天挖蚯蚓吊青蛙,晚上也能吃到香喷喷的青蛙香葱肉丸子,父母也眉开眼笑,一家人其乐融融吃着青蛙肉丸子,我开心得不得了,以为是自己吊到那么多青蛙了才引得父母高兴。其实父母是喜欢我们天真可爱的模样,血浓于水的亲情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只需常常陪伴他们,一起吃着饭,说着笑着;谈论父亲的风花雪月的故事,父亲脸上眉头一直舒展着,得意的笑着,红彤彤的脸显得特别囧,母亲笑眼弯弯,一边没好气的骂着笑着,其实两口子都知道,说了千百遍了,现在又拿出来说说笑笑,惹得整个饭堂吃了一个小时。

写至此,说明我已经回到家了。站在桥头,望着儿时的记忆里的乡村,不禁泪流满面。令我印象深刻的田埂变成了碎石铺成的路,苍翠的大树少了一棵半,另一棵是不完整的“缺胳膊断腿”的柿子树,狮子山已经被掏空了一半,万恶的撒旦于是又把唯一美丽河流的给浸染了大半,炊烟已经迷障了记忆的痕迹,美丽的河流已经不存在了。

昔日的的桥头上,我默默的伫立着,回忆起已经逝去的点滴,请让我用最后一丝回忆封存在泪水中,流下,消散,跟远方的夕阳挥手道别……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6年1月25日16:56:59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散文随笔

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再次遇见逸,已经是距离分开十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候,将近除夕。我和丈夫为了给家人添置一些衣物过年,大晚上的还在一间间商店中逛进逛出。寒冬腊月还下着雨,街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小汽车,过往行人却不多,像我...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散文随笔

捧起带着墨香的书卷

语句优美顺畅,文笔平稳细腻,感情细腻,通过优美的文字表达出对于书籍文字的热爱,从而让我们意识到没错,那就是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
双手合什 散文随笔

双手合什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双手抵着胸口,低下头,深深的弯腰。浅度的,深度的,再深一点,再一点,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因何,却不得而知! 国庆假期,原本...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散文随笔

友谊不会变淡,只是联系少了罢了

仰望天空是飘荡的白云、碧蓝的天,俯视大地却叶落花枯,就好比如在夏风凉时的我,那般快乐阳光,到了秋风寒却在煎熬的孤独中依靠仅有的零散回忆撑过了过来。如今已是冬风刺骨与春风风人的季节交换。 夏天离别时,还...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