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种奢求,期望一朝顿悟,将那七情六欲抛得干净。可一路走来总是有说不清的问题,想不通的道理,犯不完的过错。

自呱呱坠地,被冠以姓名,置以身份,负以责任,何其疑惑?究竟从哪一刻起我们不再是为自己而活着,不再能处置生存的权利,更不再能取舍生存的方式。看了万卷书,行了万里路,到头来脑袋还是空得灌风,真想不通究竟这些年来的精神食粮被哪只溜号的老鼠偷了个干净。其实生活仅仅是生活,它并不体现于任何一个方面。有人说应当享受生活,有人讲应该体验生活,可到头来是尘归尘土归土还是神游天外落得个大自在?

有人相信爱情,我也曾笃信不移,她是一颗充满魔力的果实,当你无法抵挡她的诱惑,定叫你好一个肠穿肚烂。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更希望可以将爱情演绎的完美无瑕,可现实告诉我,这只是场舞台剧,带来的快乐只有很短的保质期,过期之后你甚至都懒得将它记起。笑话也好,教训也好,最后我不得不信那句话,认真,就输了。

有人相信友情,我却不知该如何评价,在朋友的世界里永远有一条潜规则,你不可以当着众人面独吞一块蛋糕。最后人们不得不将自己的蛋糕都拿出来分享,有巧克力的,有水果的,也有芝士的……众人围坐一席互相品尝,忽然一天,小明将辣椒味的蛋糕放在桌上给予众人,并告知其仅有此一块,席间矛头便毫不犹豫的指向了小明,质问其居心,质问其诚意,质问其人性。从此小明收到的蛋糕中掺满了口水和咒骂。

也有人相信亲情,认为血脉是最纯正的关系,不会夹杂太多的人间烟火。我不知道在很久以前是否如此,但就今日而言,我更愿意相信这只是一场人伦的制式闹剧,若是有人讲得那么冠冕堂皇,我不禁想说人有十指,长短不一,缩并一起,可能将水端得平稳?有钱道真语,无钱语不真,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亲戚众多,能为你高门除草的,十不缺一,可能给你雪中送炭的,是否十中有一?

人的心中住着一个魔鬼,它狰狞可怖,贪婪嗜血,它始终都在策划着如何占领人的理智。然后将它所看到的一切美好都撕得粉碎。我曾见过它,它张牙舞爪得向我扑来,带起一阵腥风,忽然一道光束,似乎穿过宇宙,映照在我的身上,我感到我变得空前强大,只一击便将那魔鬼打得落荒而逃,我猜那光是真理,能洗涤人心。有人嫌它刺眼带起了墨镜,有人嫌它突兀举起了手臂,而我敞开了心怀,接纳了洗涤,于是我失了六感,再听不到,看不到,闻不到了,我随手拿起一张憨笑的面具挂在脸上,示人以自愚自乐。

我始终都期盼着那束光再次降临,当我躯壳老矣,白发稀松,扔掉那扇面具,随着那光到它的初点寻找六识。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9月8日16:56:31
时 一字惊心

a1紧握十指 划过我脑海的名字 疤痕裂开像笑着的样子 像嘲笑曾经不堪的妄痴 那些少年固执的无知   a2再等几日 数完青春还剩几日 我们两再不会停在初次 愿我们再见亦如初识 重逢只若初见的彼...
秋 一字惊心

树林里的叶子都黄了,小径上散落着一些金黄的叶子,还有几片叶子在空中随风飘舞,一条木制的长椅在小路边。这是多么美的一幅画,如果我能去这样的一个树林,我一定带上耳机,坐在长椅上听着音乐,享受大自然带来的美...
海 一字惊心

有生之年,海是我魂牵梦绕的情人。 第一次一睹他的俊容是冬日的下午——除夕前的黄金时刻,首次在外过年的我实在难以排遣思乡思亲等复杂的郁闷,把自己精心装扮一番,倾尽所囊,付诸了此生不平凡的相会之旅。 车窗...
饭 一字惊心

致父亲 风与霜的沧桑 担与当的刻画 还是青春腼帅的笑容 依旧不善言辞的磁线 不动声色的映在长河 长河看见岁月的模样 感叹岁月不饶人 心多么的欣慰 却不在意那几许的憔悴 久久狂奔 不知累 更不想泪 时至...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