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倾尽一生,宿命倾注一世

  • 127

大雁孤飞,带走深秋仅剩的落叶。鸿鹄哀叹,迎来冬日的黎明。我们如同两根直线,以前重合,形影不离;如今交叉而行,便不再重合。就如同,我说对不起时,你回应着说没关系。最后刻画你下南的背影,我上北的身影。

如果说记不清你我是何时相遇,是一种愧疚;那么倘若记不得分开,或许于你于我都是一种解脱。很久、很久。你说,我们之间如糖与糖罐,你是糖罐,我就是糖罐中的糖。我永远只装你这块糖,让你在我的怀里静静的躺一辈子。我只是淡淡的一笑,因为我知道糖迟早是要离开糖罐的,糖的保质期过了便会烟消云散,糖罐也不会为了一种糖而量身订做,它毕竟是要装许多、许多的糖,而我只是他生命的过客。但还是挺庆幸,我的保质期是两年零一月。因为那样,那样,我就可以躺在你的怀里两年零一月。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担心的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那时,我容颜已暗淡、再也无法同新来的糖一样,有华丽的外表,饱满的颗粒。只是,我还想在我离去的前一刻,说一声:“谢谢你,躺在你的怀里很温暖。”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想大概你是忘不掉的。我对你说:“对不起,你的笑声戛然而止,止不住的泪水,绝望的眼神。”你的原谅,我奢求不了。糖罐失去糖以后,只是一副空的身躯,虽然随后会有其它的糖来填补,可有的空隙如同心里的烙印,烙上再也无法愈合。但不久,糖罐里面依旧装满了糖。糖罐没有对新来的糖承诺要保护她一辈子,他只是对她好。好的让她有点受不了,因为她毕竟不是原来的糖。与糖罐融为不了一体,后来的她只知道他保护她是他应尽的义务。纵然她对他有百般的挑剔,他也只是默默的忍受着。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糖一批一批的装进糖罐。有的很大,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有的太小,割的他全身是伤。最初的不适应在他劣迹斑斑的身上也成了习惯。再坚硬的糖罐也经不起时间沉淀,他没有往日的光鲜亮丽,色泽也渐变暗淡。昔日的棱角,也变得圆滑了。糖罐已劣迹斑斑,他知道不久会有新的糖罐代替他。那时,他也可以静静的躺在角落里,同她一起,看朝阳东升,夕阳西下。

你的使命,我的宿命注定只会交于一点,从此背离而行,没有终点。没有终点,只好学会放手。只是明白,恨比爱容易放下。我的笑点很高,哭点很低。而你笑点很低,哭点更低。不知道你这会是笑了还是哭了。但那都不重要了,因为我们的关系也诠释我们没关系。只是在这里,请允许我煽情一下,一下就好。

现在的你,在那个角落呢?是否安好。因为你的宿命,我的使命。当我说出对不起时,我们便已没关系。即便如此,还是想亲耳听你对我说一声“没关系”。倘若这一生一世无缘听见。也许这一生一世以后,你会为我的对不起,道一声“没关系”。

你的宿命你倾注一世,我的使命我倾尽一生。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31日16:59:46
爱情散文

十二月的雪夜美

十二月,沿着合成的月光在雪地上映照着美,象雪白的延伸,月夜在低语;象融入美丽的地面上,一切清晰的记忆;象在间隔的梦里度量今夜的度数,我象走入摄氏度的雪野中,看到那一撮黑了的醒;象野草生长在空中,还象在...
爱情散文

佛前最美的莲花

偶然,我从一柱檀香的凫凫清烟中升腾,来到这个婆娑的世界,我虔诚的扣拜祈愿,只为来到尘世里修行。于是,我化身为佛前一朵最美的莲,落坐在佛堂前的莲花池畔,默默的散发着幽香,吮吸来自天地的甘露。望空灵,幽远...
爱情散文

千年等待,你不来,我不去

光阴若可以停留,指间的温度是否会暖心这千年等待? 做一场不会醒来的梦。—题记 繁华落幕,落英缤纷,飘落一地,熄灭的是昨日的一烛灯光,不过是沧海一粟;也许曾经辉煌繁华,也许一直平凡简单,步履蹒跚也罢,轻...
爱情散文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蹁跹

千年的期盼,化成双蝶翩跹,一梦一个梦幻,一树一个菩提,几多爱的深许,都化成烟云袅袅。地老天荒的誓言,总是在梦里搁浅。风中的风絮,总在菩提树下烂漫,几多愁绪,几多愁,像在凡尘间摆渡,千疮百孔怎能祛除我心...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