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鸡子

你可曾见过刚出壳的雏鸡子,或黛青夹深黑色,或金黄间花白,或麻色伴红黄,细软的绒毛覆盖着偌大的肚腩,略显滑稽。群绕母鸡觅食,啾啾声不停,但凡看见老鹰,或似鹰鸟儿掠过天空,或天空倒影,母鸡一阵“咯咯”的惊叫,雏鸡子迈着笨拙步子疲于逃命,憨态可掬的模样,你会错误的认为,生死逃亡只不过是为小丑上演的戏剧。

听奶奶讲,兵荒马乱的年代,家住驿道边,消息灵通。一次,过路马帮告诉村人,部队将从村里经过。村人心里惶恐,不辨红军还是国军,想必鬼子是绝对不可能从此地经过,立即组织商议隐逃事宜,全村人不论老少、贫穷富贵集体向深山隐藏,以避兵荒。

在躲避兵荒的日子里,全村人都深山聚集,不允许烧火做饭,不允许孩子大声吵闹……村人如同不堪噪声的惊弓之鸟。下雨的日子老人冻得哆嗦呻吟,孩子哭闹,大人立即闭住小孩的嘴巴,减少噪音的传出,孩子经常被憋得紫脸瞪眼,甚为恐怖。十余日的野外半野人的生活,大家脸露碳灰色,疲惫不堪。于是派出几个大胆机灵的年轻人前往村庄打探,回报村庄像死人一样寂静无声方敢回村。

在离村子一里远处一块三亩有余的坟地草地上,明显有多人睡卧过的痕迹,一片片青草被压成韭菜绿,想必是部队宿营之地。看不到生过火的痕迹和采摘树叶垫睡的情况,这是一次不敢生篝火的宿营,不敢高声谈笑的宿营,不敢采取树木枝叶垫卧的宿营,不留一丝痕迹。部队和村民一样的惊恐,生怕丝毫的破坏会泄露出重大秘密。

再回村一看,猪槽、猪食桶、尿桶、尿罐、锅灶到处沾满饭菜渍痕,可笑可怜,让人不忍落泪。我们的村民,我们的部队,在属于我们的土地上相互恐惧,相互遭罪。战乱年代,士兵苦,苦在战场,苦在内心;群众苦,苦在恐惧和不解,苦在惊慌和爱命。以文记之,不是刻意讥讽和嘲笑,而是深思我们的群众和部队在我们的土地上为何相互恐惧,在祖国腹地,没有战场,却过着半野人的生活。

战乱中的人,人就像一群雏鸡子,瞎眼的母鸡一声惊叫,大家不顾真假,不辨红与白,不辨鹰与影,集体仓皇逃命,着实可笑可悲。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9月13日02:02:35
空城旧梦 伤感文学

空城旧梦

烟廊画桥,彷徨在青梅渔渚,又跌荡进往昔无艮的空城;雨巷然亭,徘徊在紫枫湖畔,又回忆起浮世无欢的旧梦。 ——题记
安贤园中觅芳魂 伤感文学

安贤园中觅芳魂

(一) 情何诉 孰知恨海茫茫路 茫茫路 望穿泪眼 痛熬寒暑 历艰履险同甘苦 推心置腹偏千古 偏千古 欢声美梦 尽成愁绪 (二) 披冷雨 云山雾海寻芳路 寻芳路 望穿泪眼 只程孤墓 出谋献策同甘苦 相依...
爱在天国百里路 伤感文学

爱在天国百里路

无尘的月光犹如一抹白纱, 点亮了通往天国的阶梯, 世间的亲情已不再温暖, 它恶变成了可怕的冷漠和利益熏心。 而当亲情化作无痕的伤口布满全身, 我却浑然不知, 血已流干,死亡将近。 面对世间的无奈,我已...
在灯光下 伤感文学

在灯光下

偶尔路过那个熟悉的路灯, 依稀有位倩丽的身影。 在那彻骨的寒风中, 摆动着的青丝, 掠动着路边的芳草, 带着阵阵清香, 藏着丝丝的甜蜜, 像一直为爱盛开的雪梅, 盛开在那不眠的寒冬中, 她双眼炯炯有神...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