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罗传】第十六章:孤鸥,归队

离开周大生首饰店后大罗直接搭乘了地铁回去,大罗心底虽然有些不舍得近三万块买一个小戒指。

但想到要用这钻戒和水沫求婚就有些紧张和激动。

“也不知道水沫会不会很惊喜呢?”大罗心底窃喜着。

这时已经夜深人静了,大罗居住的居民区也没了白日里的喧闹和吵杂。

大罗一人怀揣着紧张激动的心沿着小巷子走去,偶有几盏鹅黄色的灯光将整个巷子给点亮,让整个环境变得十分的压抑和死寂。

安静的巷子中只有大罗大步的走路声,连虫鸣声也没有,气氛安静的可怕。

大罗继续走着,这一条巷子大罗每天都要走,可是不知为何大罗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大罗摇了摇头道:“一定是自己太紧张了才会感觉到有些奇怪的地方。”

大罗挺了挺胸膛给自己壮胆,在这样的诡异气氛下,壮实健硕的大罗都觉得身后有着凉飕飕的感觉。

“嘶嘶~~~~”

一串刺耳难听的声音忽然从巷子深处的幽暗中传出,像是铁片摩擦在水管上的声音一样,刺耳又让人心底发毛。

大罗驻足,抬头望去,心底也是惊讶不已,安静的巷子中突然发出这样怪异的声音,确实让他吓了一跳。

“嘶嘶~~~~”

刺耳难听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这一次声音更响更加的刺耳,仿佛就在不远处传出的一样。

“哒哒哒~~~”

随后一阵急促踏水的声音也紧随其后传出,像是有人从浅浅的水沟中踏过一样。

大罗脸色大变,如果说之前的声音他无法判断的话,现在传来的声音他可以清楚的听出是好几个人朝着奔跑而来。

果然不出大罗所料,在幽暗巷子的阴影处缓缓的走出几个人影,而且这些人手中还似乎拿着工具,不断的在手中晃动着,寒冷的金属光芒在鹅黄色的灯光下闪烁一阵冷芒。

看到这一幕,大罗倒吸一口凉气,警惕的看着缓缓走出的几人。

幽暗中的几人终于走到了灯光下,大罗才看清他们的身影。

“是你!”大罗惊讶道。

此时挡在大罗面前的正是水沫的前男友薛争,最早的时候大罗在地铁站门口还替水沫解围来着,没想到薛争这人如此记仇,竟如此极端。

似乎怕被人认出,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薛争还穿了一声产款大衣,手持一根长长的生锈铁管,在他身侧也有两人,一矮一瘦,面露凶相,两人都拿着片刀在灯光下散发出阵阵寒芒。

薛争的表情嫉妒的狰狞和怪异,像是陷入了疯狂的境地一样,要形容的他的话,此时薛争就是一头发疯失去理智的野兽。

“吗的,找了你几个月,终于让我逮到你了,我的女人你也敢抢,找死!!”薛争双瞳赤红,精神上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样。

大罗以前混网吧的时候也没少遇见过这样的场面,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做出了反应。

“你大爷的!!”大罗破骂一声把腿就跑。

大罗身强力壮,单挑根本不怕他们,问题是他们手上都拿着片刀啊。

片刀说是利器也不全算,但砍在人身上也能掉几层皮,多挨几刀还会有生命危险。

大罗长大壮胆不代表他傻,形势对他极其的不利,为什么不跑。

薛争等人也是一楞,没想到大罗反应出乎了他的意料……

“王八羔子,看你往哪跑。”薛争怒吼,如发狂的野兽一样,带着两个小弟朝着大罗的方向追去。

薛争一直很喜欢着水沫,水沫之前也和薛争交往了一段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薛争发现水沫有问题,在作风方面有着极大的问题,经常接口夜不归宿、接口加班、委婉的要求买鞋昂贵的物品……

薛争一开始也不以为然直到最后才发现水沫为了进天极集团,竟然主动勾引了天极集团一个部门的主管……

薛争已经爱水沫深入骨髓了,当发现水沫的行为异常后,薛争的脾气也变得十分的古怪,还十分的极端……

水沫也发现了薛争的变化,十分害怕和薛争在一起,提出了分手,但薛争坚决不肯……经常以极端的方式要挟水沫……

大罗遇见水沫在地铁站的那一次,恰好被大罗解围了,薛争看大罗个子大根本不敢对他出手。

可是没过多久,薛争竟发现水沫和大罗勾搭在一起了,怨恨和愤怒更加浓烈的他,又不能去公司找水沫,只能对大罗下手。

只能说薛争爱得太极端……或者根本不是爱,只是占有欲。

…………

深夜……

幽暗的平方纵横交错的窄小巷子中一个身影快速的从一个臭水沟前夸过。

随后几个身影也跟随者跨过那一条小小的臭水沟,几道寒光从他们手中散发出来。

大罗在街角巷子处七拐八拐,即使在这样幽暗的黑夜中也能如鬼魅一般熟悉的穿行在街道中。

破骂声、大骂声、小摊摔翻的声音在这个打工去连片的响起。

“妈蛋,这小子也太能跑了。”手持片刀的高个子气喘吁吁的说道。

“前面是死胡同,他跑不了!”薛争恶狠狠的说道,眼睛死死的顶着走进死胡同的大罗。

“说好的只是教训一顿,别伤人啊。”矮个子的小混混有些担心的说道。

此时的薛争赤红着双眼,看上去有些失去理智一样,他们是被薛争花钱买来教训大罗的,拿着片刀为的也是起到震慑的效果,没有真想伤人。

只是吓唬吓唬能得到一笔不菲的钱,对于他们天天游手好闲的街头小混混来说再好不过了。

可是薛争有些不正常,眼睛通红如血,像是几天没有睡好觉一样,情绪还十分的激动。

“你们只要抓住他,剩下的交给我就行。”薛争冷冷的说道。

手持片刀的小混混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看薛争的这情况似乎有些不计后果啊。

大罗不跑了,停在了死胡同口,转过身看着三人。

薛争脸上浮起一个冷笑,带着两个小混混一步一步的朝着大罗走去。

“跑啊,你他妈的不是很能跑吗?”薛争叫嚣道。

大罗停在一堵破旧的墙边上,眼睛死死的顶着薛争等人,被追的已经无路可走了。

一咬牙,大罗怒道:

“来啊,来啊!!!怕你我就是孙子。”

随手从墙角找到一根木棍,大罗直接抓在手上,不退反进,气势汹汹的朝着三人走去。

如果说薛争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的话,此时的大罗就像一个蓄势待发的凶兽。

还没等薛争反应过来,大罗一个健步直接冲到薛争的面前,抡起木棍直接朝着薛争的脸颊砸去。

“啪~!”

腐朽的木棍打在薛争的脸上直接断裂成两半,可见大罗这一下力道是有多重。

薛争被打的惨叫连连,身体踉跄摔倒在墙的一侧。

两个小混混彻底的看傻了,这尼玛之前还是被人追逐待宰的小猫咪,转瞬间就变成一头猛虎了。

“还楞着干什么,给我打!!”薛争捂着火辣辣发疼的脸颊对着两小混混怒吼道。

“妈蛋,还敢说话啊。”大罗恶狠狠的说道。

随后走到薛争的面前,提着他的衣领,拳头直接轮起,重重的砸在他的鼻梁上。

顿时薛争的鼻梁像是歪到了一侧,鼻血横飞。

“砰砰砰~~!”

大罗连续几圈重重的打在薛争的身上,力道都十分的足,打的薛争惨叫连连。

两个小混混彻底看傻眼了,他们也没见过打架这么猛的人啊,哪都不打就朝着人的脸上猛的轮去。

小混混手上拿着的可是片刀,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拿着片刀吓唬吓唬人,要真是遇见大罗这样不要命的,他们真的犹豫该不该上去砍上几刀。

很快薛争被大罗打的瘫软在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被打成了猪头,恐怕他妈都认不出他来了。

两名小混混手拿片刀想上又不敢上的样子,站在大罗的身后就看大罗在暴揍着薛争。

“两个废物……”薛争口齿不清的对着两个小混混说道。

两个小混混对视一眼,挺了挺胸膛,手持着片刀朝着大罗的身后走去。

“来啊,朝我脑袋上砍!!”

大罗豁然转头,恶狠狠的顶着两名小混混,宛若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

两个小混混上前的脚步又停了下来,甚至不敢直视大罗的眼睛,大罗目光如电,瞳孔中像是充满了怒火一样,像是随时会喷发出来一样。

小混混也是被大罗的样子吓坏了,手持着片刀颤颤的发抖,就是没敢上前。

大罗伸着脖子用脑袋对着两个混混,时不时的边疯狂的咆哮着,彻底吓傻了他们。

两个小混混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大罗这番不要命的疯狂,当真比薛争失去理智的癫狂还要可怕。

“当啷~~!”

两个小混混将片刀扔在了地上,也不管被打的死去活来的薛争的各种惨叫声,把腿就跑。

这两个小混混也还是学校的学生,打架凑人数还行,要真动手起来还真直接吓傻了。

大罗看着两个小混混跑开以后,松了一口气,刚才他是故作疯狂的样子来吓唬他们的,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大罗看着被自己揍不成样的薛争,两手一推,将薛争往墙上推去。

薛争嘴角抽搐,鼻青脸肿,可是那眼神怨毒的看着大罗,甚至勉强笑了起来,犹豫拉扯伤口的原因,薛争笑得十分的狰狞和诡异。

“笑你妹啊,皮还痒是吧。”大罗对着薛争咆哮道。

薛争挣扎的爬了起来,用伤痕累累的身体靠着墙壁,嘴角抽动的笑道:“我他妈的……笑你蠢,蠢得……跟猪一样!”

原本心性有些收敛的大罗,这次真的暴躁了,他本就是暴躁的性格,千万别惹他,一旦大罗动怒起来,完全不计后果的疯狂,就犹如大罗打LOL上单一样,疯狂激进,彻底吓傻对手。

大罗打架也是这样,管你人在多,逮到一个人就是往死里揍,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你再讲一句话的话。”大罗暴躁的说道。

不知为何大罗在打架的时候,感觉这一段时间的抑郁和不爽全都发泄了出来,受害者薛争就是大罗的沙包。

三人围剿一人,最后还被反杀,想想都有些可笑。

“呸~!”

薛争吐了一口嘴里的污血,看着大罗继续说道:“水沫就是个婊子……你还处处维护她,不是给婊子立牌坊吗,你说你蠢不蠢?”

“砰~!”

大罗重重的一拳打在薛争的脸上,差点将薛争给直接打晕厥过去。

水沫在大罗心中一直都是重要的位置上,任何人都不允许侮辱她。

薛争擦拭过嘴角的血液,自嘲的笑着,说话有些含糊道“呵~到现在……还在维护她,你就没发现一点点的问题吗?”

薛争的话让大罗一愣,暴躁的情绪瞬间也冷静了下来,大罗最近对水沫一直都处在猜疑的阶段,水沫总是有着各种借口来推脱大罗,可是即使这样大罗心底还是原因相信水沫多一点。

在离开电子竞技之后,大罗一度觉得生活失去了方向,直到遇见了水沫,大罗才觉得生活有了方向,可是水沫给的方向一直令大罗十分的纠结和压抑,大罗甚至有时候会觉得跟水沫在一起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他选择的这一条路到底合不合适他。

“呵呵~~~没话说了?”薛争鼻青脸肿的看着大罗,看到大罗陷入了沉默,他浮起了讥讽的笑容,不知是自嘲和还是在讥讽大罗的愚蠢。

直到过了一会,大罗摸了摸怀中装着的钻戒,大罗像是在找一个方向,直到摸到戒指才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大罗站了起来,不再理会薛争的讥讽,毅然的朝着死胡同口离去。

大罗内心最终做了一个决定,无论结果是不是如他所预料的一样,他都得去试一试。

茉莉之恋……将是大罗最终应证的最后结果。

薛争看着大罗面无表情的离开后,蹒跚的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双手颤抖的抚着破旧的墙壁。

只是这一刻,薛争的眼中再无那失去理智般的癫狂,反而冷静了下来……

“妈蛋,你到是给我叫救护车在走啊。”

“啊~~好痛!!”

……

……

第二日……

世纪大道,天极集团大厅中。

气派恢弘的大厅,精致华美的大理石光滑地面,比人还高的昂贵花瓶盆栽,来来往往穿着华贵时尚和精美职业衣裳的男人女人,皮鞋和高跟鞋的生硬在光滑的地面上滴答作响,交织成一种大都市职场中特有的紧凑、自信的节奏。

大罗走入恢弘大厅的一刻,心底更加的忐忑和不安。

似乎自己与这有些格格不入,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和有些灰屑的皮鞋,这种感觉就像第一次蹬上舞台演出的一样,各种局促和不安。

可是,在世界电子竞技的舞台上,他能展现无比的自信,他最擅长的是电子竞技,在那里他有荣登巅峰的自信和实力,可是在这里呢?

大罗定了定神,让自己尽量保持好心态,没必要因为他人的光鲜而感到自卑,没必要因为自身的平淡感到鹤立鸡群与他人格格不入,这样的感受谁也不想体会。

大罗心底一直还在回想着昨夜薛争的话,薛争的话让大罗一直萦绕在心中,如果不在水沫那找到答案的话,恐怕大罗回寝食难安。

大罗怀揣不安,有些局促的走到恢弘大厅一侧的沙发上……

期间接待小姐都来问候过大罗,都被大罗委婉的拒绝了。

大罗有些后悔进入这了,没人经得起他人异样的目光。

在这种环境的压迫下,即使在好的心态都会有些看不起自己。

大罗在大厅中坐了又一段时间终于等来了水沫……

大罗或许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或许后悔拿着求婚戒指在人海密集的地铁口向水沫求婚。

所有人的异样眼光大罗可以不在乎,可是水沫脸上那怪异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一切的大罗猜疑。

这一整天大罗如行尸走肉,脑中不断的响起水沫的那句话

“我有打算和你结婚的,只是当你跪在我面前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心里无法接受……兴许我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女孩,我想要的东西有点多……甚至为了一些利益出卖自己。不管怎么样,很谢谢你为我的付出,是我的问题,兴许我应该早一些告诉你,可有时候我都分不清我对你的感觉,直到你求婚的那一刻……再见吧……大罗!”

沐浴着夕阳的光芒,大罗已经不知在地铁上沉寂了多久,错过了多少站。

“我喜欢更有追求的人,可能我觉得你在忙碌中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水沫的话一直在大罗脑中徘徊着,一遍一遍又一遍。

努力,没有意义吗?

每天忙碌的工作,晚上熬夜代打,就是为了周末和她一起吃饭,逛街,玩乐……

看着破破烂烂的街道和房屋,回想着世纪大道上那些富丽堂皇的大厅、高楼、这里的人穿着简单的衣裳,哪里的人却精细到了要穿水沫袜子,都是什么名牌的……

“大罗……大罗……”

有人拍打大罗的肩膀,大罗迟钝的转过身,声音有些熟悉。

这才发现三人站在他的身后,大罗眼神浑浊的看着他们,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大罗你怎么了?”林东急切的问道。

“我……没事,我想静静。”大罗看了眼林东,看了眼余落晟,不想多说一句话,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破旧的小屋中走去。

“可是……”

林东还想说什么,余落晟也想说什么,只能匆忙的将一张纸条递到了大罗的手上,看着大罗将房门关闭了,吧他自己一个人封闭在屋子中。

……

……

“静静是谁?”余落晟说道。

“神经病,没看到大罗都这样了,还有心思看玩笑。”林东撇了一眼余落晟。

“东西给他了吗?”余落晟说道。

“给了,可是看他的状态不知道会不会看?”林东担忧的说道。

“英雄难过美人关,一向无畏的大罗也有为难的时候,就看他自己吧。”余落晟叹息道。

“也不知道这次大罗伤得有多重,我很早的时候就给大罗提示过,水沫这个女人有些不检点,不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我查过他的身份证登记记录,可是没敢和大罗说,没想到最坏的事还是发生了……”林东摇头叹口气。

“就看大罗自己能不能过这关了。”余落晟说道。

“那现在呢?”林东问道。

“在这等等吧。”余落晟说道。

……

屋子中一片死寂……

大罗坐在椅子上,颜色空洞的看着电脑屏幕……

他喜欢电脑,喜欢电子竞技。

离开电子竞技后,他的心就死了,没有任何的激情……

水沫的出现,他感觉自己的心又活了过来,感觉自己有了一个更大的期待和更大的追求,他一改常态的慵懒去努力工作。

他心底早就猜想到或许会有这样一个结局,可是他没想到当真真面临的时候,那种心痛的滋味,太压抑,连呼吸都是刺痛的感觉。

他不知道接下去的生活还有什么?想到将来陷入麻木的工作中,想到再也听不见那亲昵的撒娇声。

……

淘宝店那的郑老板已经将大罗踢了出去,犹豫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大罗无法集中区代练,始终无法突破那变态的连胜的桎梏。

想当初淘宝店的郑老板听说是大罗后,那巴结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可转眼间呢?在大罗无心的时候一脚吧大罗踹开……

大罗自嘲的笑着,笑得癫狂,笑得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他的人生会有如此多的艰难,他想要一个追求有那么难吗?他只是固执的想要一个方向,固执却简单的要求着,有那么难吗?

大罗的心再一次死寂下去,没有一丝的波澜……

很久,很久,大罗都沉浸在里面。

他慢慢的抬起手,想看看自己这双因搬运建材工作而显得粗糙的手……

却发现右手上还有一张纸条……

大罗才想起,刚才林东硬塞给自己的。

有什么好看的?

大罗哑然失笑,那家伙会给我什么期待?他自己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家伙吗?

大罗把纸条揉成了一团,扔到垃圾桶里。

不知不觉,过往的画面不受控制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曾经的翼队为了电子竞技,无论多苦,多累,就算挤在一个十平米不到的房屋中训练,饿了叫外卖,每次都是那个叫小北的家伙给送来外卖,第一次在全国DOTA比赛上相遇,第一次各自为战,到后来的臭味相投,相聚组成翼队,第一次杀便全国所有的战队,第一次坐飞机到国外,第一次站在世界的巅峰,第一次赢得了如浪潮一般的欢呼声。

以孤鸥之名赢得了国内无数的喝彩,赢得了欢呼,那巨大的荣耀和永生难忘的从未有过的引以为傲。

想着想着,大罗又莫名其奥秘的挪动自己,将那张被捏成团的纸条捡了回来。

慢慢的打开……

上面有两串数字,和一个区号。

账号和密码,艾欧尼亚。

电脑是开着的,大罗下意识的输入了账号和密码,选择了大区。

进入界面后,大罗依旧带着疑惑,这是一个看上去极其普通的账号啊。

他自嘲的笑着,想要去关闭界面的时候,下意识的点开了这个号的战绩。

绿色,一片绿色……

胜利、胜利、胜利……

排位胜率100%……

一页,一页,又一页……

排位26局,全都胜利。

当这一串惊人的数据出现在大罗的眼中的时候,大罗彻底的震惊了。

26连胜……

这是一个……26连胜的账号……

电信一区,艾欧尼亚最高纪录是25连胜,还是一个神秘高手打出的。

随后大罗又输入了那个神秘人的ID,查看战绩。

同样是成片的绿色,而唯一的一次失败是第26局的时候……

大罗点开唯一输掉的那一局,赫然发现手中这个账号的ID和神秘人竟是各在一个阵营,对方用的事薇恩,而林东给的号是用EZ。

最后竟然是EZ战胜了薇恩,终结了神秘人的26连胜。

大罗脑袋瞬间炸开,只有大罗清楚26连胜有多么的多么的困难。

国内多少英雄联盟高手,连胜却是唯一的纪录,最重要的是从自己告诉他们直接在打这个连胜到现在,也不过是几天的时间……

他们……他们用这几天的时间,为自己打出了连胜的号……

就在刚才,他还在回忆着打职业联赛的种种欢笑和泪水,本以为这份情谊会随着时间而冲淡。

但是,看到这个账号,大罗心里涌起的那份难以言喻的感动就彻底的冲击了他的泪腺……

水沫拒绝他的时候,他没有落泪,忍着。

水沫告诉他残酷的事实的时候,他没有哭,封闭着。

而这小小的一个账号,却让大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眶了,泪水疯狂的涌了出来,一滴接着一滴,然后连着线,根本止不住

房间的门,忽然打开。

大罗站在门口,眼睛里充斥着泪水的看着余洛晟和林东。

余洛晟和林东的黑眼圈还很明显很明显,正说明他们为了这个账号熬了几天几夜。

“大罗……”林东看着大罗。

余洛晟也看着他。

忽然,大罗张开了双臂,重重的抱紧余洛晟。

“老大。我……我我……我大罗……”大罗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一个小伙子哭得有些像个孩子,“不,我……我孤鸥,回队”

我孤鸥,回队!!

我不是没有追求,我不是没有方向……

只是我让世界都为之疯狂的舞台,你根本就不懂。

(大罗传完!)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8月15日16:08:40
【林东传】第六十八章:新的征程!(完结) 林东传

【林东传】第六十八章:新的征程!(完结)

“我相信你东哥,你一定会成功的。”大傻坚信道。 在一个的新的领域,林东知道并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在国内电子竞技行业还没完全成型的情况下,这这一条路会走得无比的艰难,他坚信会有那么一天,会有让所有人刮目...
【林东传】第六十七章:不一样的舞台! 林东传

【林东传】第六十七章:不一样的舞台!

吃完饭后,林东一个人在房间里安静的呆着,如一尊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他脑中一直回想着晚饭时候父亲林辛那愤怒又带着关切的话语,他不知道接下去的路该怎么去走,自从有了案底之后,几乎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收留他,...
【林东传】第六十六章:困境 林东传

【林东传】第六十六章:困境

果然在也没有比这个更令他震惊和心疼的了,即使林东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但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依然很心痛。 又过了一段时间,林东已经在家呆了很长时间了,时常拿起和哥哥林宇青的合照,偶尔有些童年的片段让他不由...
【林东传】第六十五章:一封信 林东传

【林东传】第六十五章:一封信

林东失落的放下抓住警察衣领的手,他的心就象悬在悬崖上一样,七上八下的,随时可能跌落到崩溃的边缘。 因为他无法面对的是,林宇青为了救他而自己去自首,这是林东最不愿看见的。 “都是自己胡思乱想,绝对不会是...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